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四十六章 归 隐  

2011-11-16 11:06:55|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十六章

  

   司马光有诗《初到洛中书怀》

  

   三十余年西复东,劳生薄宦等飞蓬。所存旧业惟清白,不负明君有朴忠。早避喧烦真得策,未逢危辱好收功。太平触处(随处、到处)农桑满,赢取闾阎鹤发翁。

  

   司马光到达洛阳的时间,大致是在熙宁四年(西元1071年)的四月底或者五月初,具体我们已经无法确知。我们可以确知的是他初到洛阳的心情:回顾三十多年的从政经历,(当然,现在没有退休,但跟退休也差不太多。)他很满意,虽然辛苦了点;想到目前的选择,他也满意,急流勇退也罢,浊流勇退也罢,反正退得及时。而他眼下的志向,就是在帝国的西京洛阳归隐,作一名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或许,终老西京。

  

   我们都知道,帝国的京师汴梁,称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是国家最高行政机关所在地、实际的首都。此外还有西京(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北京(今河北省大名县东北)、南京(今河南省商丘市西南),算是陪都。

  

   宋代洛阳,用今天的话说,它是座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宋代洛阳的地理形势,郏鄏山在西,邙山在北,成皋在东,与嵩山、少室山相连,阙塞在正南,属女几山,与荆、华山相连,直至终南山。洛水自西南而来,伊水自南而来,西有涧水,东有瀍水。周代的王城雒(音洛)邑,在它的西北。往东十八里是东汉的洛阳城;西晋、后魏也曾在此建都。晋又在它的西北筑金墉城。

  

   “洛阳民俗和平,土宜花竹。”而且,“洛中风俗尚名教,虽公卿家不敢事形势,人随贫富自乐,于货利不急也。” 按我的理解,宋代的洛阳城,从自然环境方面来说,俨然就是个大花园;而从社会风气方面来说,基本就是座大学城,那里的人们修养很好,崇尚学术,对钱财看得很淡。显然,洛阳是个理想的城市,不论是暂住,还是归隐。这可能也是司马光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

  

   来看看司马光任职的机构吧。西京留台,又叫西京御史台,有办公场所,也挂“御史台”的牌子,但“旧为前执政重臣休老养疾之地”,所以按惯例不参与地方行政,是个不折不扣的闲职。宋人说,司马光作西京留台的十多年里,“虽不甚预府事,然亦守其法令甚严,如国忌行香等,班列有不肃,亦必绳治。”意思是说,司马光任西京留台,虽不怎么参与河南府的行政事务,但也执法必严,如国忌日进香,有不够庄重的,也一定惩治。

  

   要谈到一个重要人物,邵雍。邵雍,字尧夫,卫州(治今河南省卫辉市)共城(今河南省辉县市)人,北宋著名学者,著有《皇极经世》、《观物内外篇》、《渔樵问对》,及诗集《伊川击壤集》。这是个特有人气的学者。不仅学问好,人也随和,交游很广。春秋两季常喜欢乘小车出游,由一人拉着,兴之所至,随意行止。士大夫家能认识他的车声,争相迎候,就连小孩厮隶们都高兴地互相说:“吾家先生至也。”不再称姓字。有好事者仿造了邵雍住的房屋,等着他来住,取名“行窝”。仁宗嘉祐七年(西元1062年),西京留守王拱辰,在五代某节度使故宅的地基上,用别人废宅的余材,造屋三十间,请邵雍去住。熙宁初,官田出售,天津桥南的宅子也属官地,于是,司马光等二十余家集资,为邵雍买下了那所宅子。邵雍给它取名“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邵雍比司马光大,司马光兄事之。两人的品行尤为乡里仰慕,父子兄弟往往相互告诫:“毋为不善,恐司马端明、邵先生知。”司马光曾问邵雍:“某何如人?”邵雍说:“君实脚踏实地人也。”司马光深以为知言。

  

   邵雍于皇祐元年(西元1049年)定居洛阳,相对司马光来说,可算是地主。

  

   刚到洛阳,司马光就造了一“花庵”,并写诗给邵雍。从那首诗里我们知道,当时西京留台廨舍(廨舍既可以指官署,也可以指官舍。西京留台并没多少事,用不着天天去,如果只是指官署,司马光不可能在这个园子里造这个花庵,因为,他不可能常去那里散步和休息。所以这个廨舍要么单指官舍,要么官舍与官署原本就在一起。)东,新开了一小园子,无亭无榭,司马光就即兴创作,构木插竹,种了很多酴醚、宝相及牵牛、扁豆等藤蔓类植物,等藤蔓爬满整个架子,样子就像一所房子了。司马光把它当作散步和休息的地方,并美其名曰“花庵”。诗云:

 

   洛阳四时常有花,雨晴颜色秋更好。谁能相与共此乐,坐对年华不知老。

  

   自然天物胜人为,万叶无风绿四垂。犹恨簪绅未离俗,荷衣蕙带始相宜。

 

   我们想象得到司马光望着那些植物发痴的情景,以及他望着瀑布一样垂下的叶子时,超脱尘世、融入其中的渴望,他当时是真的希望有人能和他一起分享那些纯粹的快乐。

  

   那个园子很小,不过才一亩,司马光虽然身处闹市,园子却使他有了隐者的感觉。司马光常常独自坐在“花庵”里,看着林鸟时时落下,鸿雁掠过天边,顿觉红尘已远。 花庵更小,只能容下三两个人,但司马光说:“君看宾席上,经月有凝尘。”他或许感到了孤寂,毕竟初来乍到,朋友不会很多。但他并不觉它简陋,不怕人笑话,他说“此中胜广厦,人自不能知。” 唯一的遗憾,就是花期太短了。因为“花庵”以牵牛花居多,清晨才开放,日出就衰败了,虽然很美,可惜不耐观赏:

  

   望远云凝岫,妆余黛散钿。缥囊承晓露,翠盖拂秋烟。向慕非葵比,凋零在槿先。才供少顷玩,空废日高眠。

  

   要不是预先知道,我们绝难想到,那些句子就是是写给庸常的牵牛花的。喜好能使平庸变得不平庸。大概,司马光太喜欢它们了吧。

 

   洛水边也是司马光喜欢去的地方。熙宁五年(西元1072年)正月,司马光已经奏准朝廷,将书局迁到了洛阳。 一天,司马光着深衣,从崇德寺书局里出来,到洛水边去散步,信步就到了邵雍的“安乐窝”。司马光对看门的人说程秀才来访。见了面,邵雍觉得奇怪,就问为什么,司马光笑答:“司马出程伯休父,故曰程。”最后留诗而去。 那些诗就是《独步至洛滨二首》

  

   拜表归来抵寺居(僧舍),解鞍纵马罢传呼。紫衣金带尽脱去,便是林间一野夫。

  

   草软波清沙径微,手携筇(音穷,筇竹指手杖)竹著深衣。白鸥不信忘机(捕捉鸟兽的机槛)久,见我犹穿岸柳飞。

    

   显然,司马光是公务归来,然后在书局换上了“深衣”。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司马光手扶竹杖,走在洛水边的沙径上,草软波清,白鸥上下翻飞,穿柳而过。我们可以想到他的放松和喜悦。

  

   我们都知道,投壶是古代文人士大夫雅集时的一种游戏,玩的时候,人站在规定的距离外,然后努力把手里的箭投进一种特制的壶里,中多的胜,输了要罚酒。

  

   司马光在熙宁五年(西元1072年),写下《投壶新格》 。所谓新格,就是新规则。

 

   从这部新规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关于这种游戏的有趣知识:它是一种古老的娱乐形式,古代的圣人曾专门为它制定礼仪,以寓教于乐。它由射箭演变而来。古代的壶、箭形制,当时已不可知。经司马光的改定,壶的口径为三寸,耳径一寸,高一尺,壶里装小豆子。壶离席两箭半。箭共十二枚,各长二尺四寸。这种游戏有专门的术语,比如“初箭”,指第一支箭就投中;“贯耳”,指投中了壶耳;“骁箭”,指一投未中,反弹跃回,玩的人身手敏捷,又将它接住,然后再投中;“倚竿”,指箭斜倚壶口中;“龙首”,指倚竿而箭头正对着自己;此外还有“龙尾”、“狼壶”、“带剑”等等,都各有专指,及相应的筹值。

  

   传世的投壶格图都以罕见难得为上,司马光认为那不是古礼的本意。修改后的规则,“以精密者为右,偶中者为下,使夫用机侥幸者无所措其手焉。”就是说新规则,以用心专一、思虑周密为上,偶中为下,使那些投机取巧、心存侥幸的人无处下手。

  

   例如(散箭计一筹。)“贯耳”计十筹。司马光的理由是:壶耳要比壶口小,却能投中,是他用心更专,所以要奖励。

  

   又如“横壶”,就是箭横在壶口上,旧计四十筹,现依常算,即计一筹,不奖励。理由是:横壶纯属偶然,不是因为技术精湛,因此不足奖励;若被后箭击落坠地,与不中等同。

  

   再如“倒中”,就是箭尾入壶,旧计一百二十筹,现在不但不计一筹,就连此前已得筹值,也要全部作废。理由是:颠倒反覆,属恶之大者,现在让所得筹值全部作废,“所以明逆顺之道。”

  

   司马光说:“投壶可以治心,可以修身,可以为国,可以观人。”所谓“为国”,他解释说:“兢兢业业,慎终如始,岂非为国之道欤?”意思是说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必须兢兢业业、慎始慎终,那也是为国之道。虽然在说游戏,他还是想到了报国。

  

   归隐的志向很简单,但也常常遭遇打扰,自己的或者别人的。

  

   熙宁四年(西元1071年)五月初十日,右谏议大夫、提举崇福宫、致仕吕诲卒。吕诲初求致仕,上表说:臣本无旧病,偶遇医者用术乖方,妄投汤剂,率情任意,指下稍差,就祸及四肢,渐成风痺,不只是怕手足扭曲之苦,又将担心心腹病变,虽一身之微,固不足恤,而九族之托,深以为忧。大概是用身体的疾病比喻朝政。病重,仍日夜愤叹,以天下事为忧。 病危,手书给司马光,以墓铭相托,司马光急忙赶去,吕诲已经瞑目。司马光俯身喊他:“更有以见属乎?”——还有要嘱咐的吗?吕诲又努力睁开眼睛,说:“天下尚可为,君实其自爱。”——天下还有救,一定珍重。说完,闭目气绝。

  

   吕诲的临终遗言,一定使司马光的内心极不平静。可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