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四十七章 独乐园主人  

2011-11-21 09:12:25|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十七章 独乐园主人

  

   熙宁六年(西元1073年),司马光在尊贤坊北,买田二十亩,辟为“独乐园”。工程完工以后,司马光曾作《独乐园记》

  

   先来说独乐园的布局。根据司马光这篇文章的描述,园子的格局大致是这样:当中是一堂,内有藏书五千余卷,取名“读书堂”。堂南有屋一所,为“弄水轩”,有水自南向北,贯穿屋下;屋南,中间是一方形水池,宽深各三尺,水为五股,注入池中,形似虎爪。水池以北为暗流,至屋北阶流出,泻入院内,状若象鼻。从此分成两渠。环绕流经庭院四角,最后在院子西北汇合,流出。堂北是一池塘,中央有岛,岛上种竹,周长三丈,形似玉玦;挽结竹梢,好像渔夫们住的窝棚,取名“钓鱼庵”。池塘以北,东西有屋六间,为避烈日,墙壁和屋顶都有特别加厚,门朝东,南北对开好些窗户,以邀凉风,前后多种美竹。这是清暑之所,取名“种竹斋”。池塘以东,整地为一百二十畦,杂种各种草药,辨别名称并作标识。畦北为“采药圃”:种竹一丈见方,形似棋盘,弯曲竹梢,互相遮蔽为屋,又在它的前面种竹,夹道如走廊,全用藤蔓类的草药覆盖,四周则种木本药作藩篱。圃南是六栏花,芍药、牡丹、杂花,各居其二;每一品种只种两棵,辨别名状而已,不求多。栏北为亭,取名“浇花亭”。洛阳城距山不远,但树木茂密,常苦不得见,于是在园中筑台,台上盖屋,以望万安山、轩辕山,以及太室山,取名“见山台”。

  

   当然,这是熙宁六年(西元1073年)的独乐园格局。

 

   为什么取名“独乐园”呢?先来说司马光的“乐”:

  

   迂叟平日多处堂中读书,上师圣人,下友群贤,窥仁义之原,探礼乐之绪,自未始有形之前,暨四达无穷之外,事物之理,举集目前,所病者学之未至,夫又何求于人、何待于外哉?志倦体疲,则投竿取鱼、执袵采药、决渠灌花、操斧剖竹、濯热盥手、临高纵目,逍遥徜徉,唯意所适。明月时至,清风自来,行无所牵,止无所柅(音你或泥,遏制),耳目肺肠,悉为己有,踽踽(音举举,孤独状)焉、洋洋(得意状)焉,不知天壤之间,复有何乐可以代此也。

  

   司马光的“乐”,主要集中在两件事情上:一是读书,当然还包括著述,即编修《资治通鉴》;二是钓鱼、采药、浇花、剖竹等等,既是困倦时的休息,也是快乐的一部分。这两项也可以理解为,司马光在洛阳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

  

   那么,为什么要独乐呢?司马光有解释:

  

   孟子曰: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与少乐乐,不如与众乐乐。此王公大人之乐,非贫贱者所及也。孔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颜子一箪食,一瓢饮,不改其乐。此圣贤之乐,非愚者所及也。若夫鹪鹩巢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各尽其分而安之,此乃迂叟之所乐也。

  

   这是在说快乐的性质:既不属于王公大人的快乐,也不属于圣哲贤人的快乐,只是自安其分,自得其乐而已。换句话说,自己既不是王公大人,也不是什么圣贤,朴素的快乐,并不值得他人分享。

 

   然后,他又补充:

  

   或咎迂叟曰:吾闻君子所乐,必与人共之。今吾子独取足于己,不以及人,其可乎?迂叟谢曰:叟愚何得比君子?自乐恐不足,安能及人。况叟之所乐者,薄陋鄙野,皆世之所弃也,虽推以与人,人且不取,岂得强之乎?必也有人肯同此乐,则再拜而献之矣,安敢专之哉。

  

   据说当时的君子们,多以伊、周、孔、孟自比。 所以司马光说,自己的快乐为世人所弃。言外之意,自己的快乐在世人看来,太浅薄、太庸俗了,没有人愿意分享的。因此不得不独乐。

  

   司马光曾为独乐园中的建筑各赋诗一首,成《独乐园七咏》

  

   《读书堂》:吾爱董仲舒,穷经守幽独。所居虽有园,三年不游目。邪说远去耳,圣言饱充复。发策登汉庭,百家始消伏。

作者:听风山房房主 回复日期:2007-9-18 10:45:25  回复 

 

   《钓鱼庵》:吾爱严子陵,羊裘钓石濑。万乘虽故人,访求失所在。三旌岂非贵?不足易其介。奈何夸毗子,斗禄穷百态。

   《采药圃》:吾爱韩伯休,采药卖都市。有心安可欺,所以价不二。如何彼女子,已复知姓字?惊逃入穷山,深畏名为累。

   《见山台》:吾爱陶渊明,拂衣遂长往。手辞梁王命,牺牛惮金鞅。爱君心岂忘,居山神可养。轻举向千龄,高风犹尚想。

   《弄水轩》:吾爱杜牧之,气调本高逸。结亭侵水际,挥弄消永日。洗砚可钞诗,泛觞宜促膝。莫取濯冠缨,红尘污清质。

   《种竹斋》:吾爱王子猷,借宅亦种竹。一日不可无,萧洒常在目。雪霜徒自白,柯叶不改绿。殊胜石季伦,珊瑚满金谷。

   《浇花亭》:吾爱白乐天,退身家履道。酿酒酒初熟,浇花花正好。作诗邀宾朋,栏边长醉倒。至今传画图,风流称九老。

 

   每首诗都以“吾爱”开头。司马光爱的,当然都不是泛泛之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董仲舒不用介绍吧,在儒者司马光看来,那当然是很伟大的事业。严子陵早年游学长安,结识了刘秀,刘秀变成汉光武帝后,三次请他,才终于肯出来,但后因谗言,又悄然离去,隐居富春山下,终老山中;那里有一“严陵濑”,传为当年垂钓处。东汉高士韩伯休,从山中采药出来,然后卖到长安的集市上去,三十多年,从来都是一口价。后在集市上被一女子认出,从此避居山中,再不肯出来。 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句子我们都很熟悉吧。杜牧之,就是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牧之是他的字。“雪夜访戴”的典故都不陌生吧,主人公即王子猷,鼎鼎大名的书法家王羲之,就是他的父亲。《世说新语》上说王子猷特爱竹,即便寓居,也要种竹数丛,问他为什么,他指着竹子说:“不可一日无此君。”白乐天就是白居易,晚年寓居洛阳,诗酒自娱、优游山林。司马光在诗中写到这些名字,想到他们的事迹,作为鼓励或者安慰。

 

   凿地为室的事,就在独乐园里。司马光在一首诗的注释里说“新构西斋中凿地为室,谓之凉洞。” 不久,他就把这项技术发扬光大,凉洞由一个增加到了四个,而且,四周还有花卉垂下。在《酬永乐刘秘校(庚)四洞诗》 中,他说:

  

   贫居苦湫隘,无术逃炎曦。穿地作幽室,颇与朱夏宜。宽者容一席,狭者分三支。芳草植中唐,嘉卉周四垂。讵堪接宾客,适足供儿嬉。……所慕于陵子,欲效蚓所为。微窍足藏身,槁壤足充饥。养生既无憾,此外安敢知。唯祈膏泽布,歌啸乐余滋。岂羞泥涂贱,甘受高明嗤。何言清尚士,善颂形声诗。困剥固未尝,并复敢终辞。

 

   其实就是在房子里挖的几个大坑。至于原理,大概和我们的地下室差不太多。

  

   此外,独乐园至少还有一井亭。宋代洛阳风俗,春天放园,任人游赏,园丁得“茶汤钱”,例与主人平分。一天,园丁吕直把司马光应得的十千钱交给他,司马光不要,令他拿走,吕直说:“只端明不要钱?”十多天后,用那笔钱建了一井亭。

  著名词人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著有《洛阳名园记》,关于独乐园,他记道:

  

   司马公在洛阳自号迂叟,谓其园曰独乐园。园卑小,不可与他园班。其曰读书堂,数椽屋;浇花亭者,益小;弄水种竹轩(应为弄水轩、种竹斋)者,尤小;见山台者,高不过寻丈;其曰钓鱼庵、采药圃者,又特结竹梢蔓草为之。公自为记,亦有诗行于世。所以为人钦慕者,不在于园尔。

 

   可见,在洛阳众多的名园当中,独乐园不算大,极质朴,它的知名,不是因为园子本身,而是因为园子的主人。

  

   司马光写了很多诗给独乐园,从这我们可以看出他在那里的日常生活。如:《次韵和宋复古春日五绝句》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市相逢咽不通。独闭柴荆老春色,任他陌上暮尘红。东城丝网蹴红毬(指蹴鞠),北里琼楼唱石州。堪笑迂儒竹斋里,眼昏逼纸看蝇头。……

  

   这应是一个春天,洛阳城里热闹得很,但司马光却在独乐园里辛苦修书。

 

   又有《送药栽(秧苗)与王安之》

  

   盛夏移药栽,及雨方可种。为君著屐取,呼童执伞送。到时云已开,枝软叶犹重。夕阳宜屡浇,又须烦抱瓮。

  

   诗里的司马光更像一花农。

 

   在某个初夏,司马光写下《首夏呈诸邻二章》

  

   首夏木阴薄,清和自一时。笋抽八九尺,荷生三四枝。新服裁蝉翼,旧扇拂蛛丝。莎径热未剧,晨昏来往宜。

  

   爞爞(热气熏蒸状;也作“虫虫”)久旱天,飒飒昨宵雨。尘头清过辙,水脉生新渚。岂徒滋杞菊,亦可望禾黍。勿笑盘蔬陋,时来一觞举。

  

   诸邻即指张氏四兄弟——名叔、才叔、子京及和叔,他们是独乐园中的常客。读罢,那个初夏的种种事物,逐渐清晰起来。

 

   又如《独乐园二首》

  

   独乐园中客,朝朝常闭门。端居(闲居)无一事,今日又黄昏。

  客到暂冠带,客归还上关。朱门客如市,岂得似林间。

  

   看来,独乐园里平淡的日子,还是要更多一些。

 

   再如《闲居呈复古》

  

   闲居虽懒放(懒散),未得便无营。伐木添山色,穿渠擘(音檗,分)水声。经霜收芋(芋头)美,带雨接花成。前日邻翁至,柴门扫叶迎。

  

   读罢这些句子,司马光当日生活的细节,仿佛就在目前。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