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转】司马光传(第二章)——作者:天涯 听风山房房主  

2011-09-20 15:41:27|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世 系
    一 司马懿、司马昭
    司马光的远祖是西晋安平献王司马孚。
    对于司马孚我们可能不大熟悉,但我们对另外两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司马懿和司马昭。司马懿是司马孚的二哥,司马昭是司马孚的侄孙。关于司马家族史上这两个重要人物,我们有必要在此做一些叙述。
    先说司马懿。
    司马懿后来被做了西晋皇帝的孙子追尊为晋宣帝。这个人我们可能多少都了解一些,《空城计》一类的曲目、故事,我们一定都曾看过或者听过。但那并非完全真实。此人擅权谋,这容易让人与奸雄连系;如果除去道德判断,司马懿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政治才能的人。
    司马懿其人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善于表演而且毅力惊人。曹操在汉朝做司空的时候,各郡推举有计谋的人,曹操就想让他来做自己的参谋。但司马懿眼见汉室式微,不愿屈节事曹。于是推说自己已经中风,无法起床。曹操当然不肯相信,夜里就派人去窥探。结果司马懿硬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曹操只好相信。等曹操做了丞相,又召司马懿做自己的属官,曹对办事的人说:“司马懿如果再找借口,就把他给我抓来。”司马懿很害怕,于是就职。
    后来,司马懿与曹爽并为宰辅,当然,曹爽也是唯一可与他抗衡的人。曹爽想要废魏帝自立的时候,很担心司马懿。司马懿暗地里已经做好应付事态的准备,但为了麻痹曹爽,又故伎重演,再次装病。当时,一官员要去荆州任职,行前来看他,司马懿即兴来了一番精彩的表演:两个丫鬟伺候着他,他拿起衣服又滑落地下,指着嘴巴说渴,丫鬟端来粥,他也不用手接,嘴巴凑近上去喝,结果粥流出来粘得满胸口都是。那个官员说:“大家以为您不过是旧病复发,真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司马懿故意声气含混地说:“年纪大了,又得了这病,没几天活头了。你要去并州,那里离胡人近,你要做好打仗的准备啊。恐怕以后咱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我的两个儿子就拜托你了。”那个官员说:“不是并州。”司马懿装作思维已经混乱,说:“你刚到并州。”那个官员又说:“是要去荆州。”司马懿叹道:“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听不懂你的话。到并州以后,好好建功立业吧。”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司马懿打仗非常在行。关羽和诸葛亮,我们都很景仰,一个代表了勇敢和忠诚,另一个代表了智慧。司马懿直接或间接造成了他们的死。这可能也是司马懿总被塑造为奸贼的原因所在。
    当时关羽发兵攻曹,打得相当顺手,已经包围了樊城。之后又轻轻松松消灭了魏国的七个兵团,两个边防兵团也投降过来。这时候司马懿向曹操献计说:“孙权和刘备表面上关系不错,但实际内心里互相提防,关羽得意,不是孙权愿意看到的。可以告诉孙权,让他攻击关羽的后方,樊城之围自然就解除了。”我们知道,后来孙权果然派吕蒙向西袭取公安。关羽最后落到了吕蒙手里。
    诸葛亮数出祁山,最后均无功而返,都是因为司马懿。最后一次,诸葛亮率大军十余万来战。魏国高层的意思是,诸葛亮远出打仗,肯定是希望速战速决,但不能让他得逞,命令司马懿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于是司马懿派兵突袭了诸葛亮的后绪部队之后,就再不出来。诸葛亮多次派大将阵前挑战,司马懿只是坚守不出。诸葛亮使出激将法,派人送一套女人的衣服给他。司马懿很生气,向皇帝打报告请求与诸葛亮决一死战。皇帝当然不许,派钦差下来制止。诸葛亮再来挑战,司马懿要出兵迎战,那名钦差就堵在军营门口,司马懿因此作罢。当初蜀国一大将看到魏国高层派员下来,对诸葛亮说:“这回司马懿肯定出不来了。”诸葛亮说:“司马懿本来就不想出来,他那些举动不过是做给他的部下看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要是真的想打,还用得着到千里之外去请示吗!”两军对垒一百多天以后,诸葛亮病逝,蜀军退去。
    再来说司马昭。
    他是司马懿的次子、司马孚的亲侄子。我们现在想要说某某人明显地居心险恶,就会用上一句成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彼司马昭即此司马昭。这句成语出自魏帝曹髦之口。一代奸雄曹操苦心经营的魏国天下,传到他的这个重孙曹髦手里,报应终于来了。汉朝皇帝经历过的窝囊事情,这回轮到他老曹家了。当时的情况已经变得相当凄惨,做皇帝变成了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仅政权操纵在大将军司马昭手里,连皇帝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被这厮操纵;皇帝不仅仅是没有实权,简直是没有自由和安全,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废掉,然后不明不白地死去。司马昭废曹自立的心思已经很明白了,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当时20岁左右的年轻皇帝也算是有点血性,实在是受不了这份窝囊气,一气之下,就说出那句著名的成语:“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废辱,今日当与卿等自出讨之。”
    曹髦说完那番话,臣下劝他还是忍一忍算了,因为司马昭权势熏天,已非一日,而且宫内卫士短缺,武器贫乏,这样出去等于白白送死。皇帝取出怀中的版令摔在地下,说:“行之决矣。正使死,何所惧?况不必死耶!”意思是说就这么定了。即便死,又怕啥?何况还不一定呢!于是去向太后汇报,而手下也偷偷跑去向司昭报告。等到皇帝率领童仆数百,嚷嚷着出来,司马昭的部队已经在等着他了。结果太子舍人成济将年轻的皇帝刺死,刃出于背。
    二 司马孚
    有个被尊为高祖皇帝的二哥,一部《晋书》简直就成了司马氏的家谱。《晋书》上说,司马氏的祖先出自高阳帝(我们知道,黄帝的正妃嫘祖生有二子,一个叫玄嚣,另一个叫昌意。高阳就是昌意的儿子。黄帝去世以后,没有立他的儿子,而是立了他的孙子高阳,就是颛顼帝。颛顼帝去世以后,也没有立自己的儿子,而是立了玄嚣的孙子高辛,就是喾帝。 )之子重黎,曾任夏官祝融,就是掌管火的官员,历唐、虞、夏、商,世代都任此职。周代设六官,以司马为夏官。后代子孙中有个程伯休父,在周宣王的时候,因为平定叛乱有功,皇帝一高兴,赐他们以官职作族姓,司马因而成为姓氏。楚汉间,司马卬为赵将,与诸侯一起讨伐秦国。秦亡以后,司马卬被封为殷王,建都河内。到了汉代,以河内为郡,子孙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司马卬的八世孙中,出了个征西将军司马钧,字叔平。司马钧生豫章太守司马量,字公度。司马量生颍川太守司马俊俏,字元异。司马俊生京兆尹司马防,字建公。司马懿就是司马防的第二个儿子。司马孚是司马懿的三弟,自然就是司马防的第三个儿子。
     司马孚弟兄八个,大哥司马朗,字伯达,二哥司马懿,字仲达,司马孚,字叔达,弟司马馗,字季达,司马恂,字显达,司马进,字惠达,司马通,字雅达,司马敏,字幼达,八人当时都有名气,时人给他们起了个集体外号,叫“八达”。虽然是个集体,但个体之间的差异还是挺大,司马孚和司马懿比较,简直是天上地下。
     史书上说司马孚温厚廉让,这容易使我们想到标准的君子;而且学问不错,他博涉经史。在汉末的社会动荡中,兄弟们已经慌慌张张奔走在逃命的路上,肚子经常都添不饱,但司马孚依然批阅不倦。司马孚的秉性通达而宽容,以操守和清白立身,不落埋怨与人。当时有个叫殷武的人很有名气,但曾因罪遭放逐,人们都不敢或者不愿与他往来。司马孚完全不把这当回事,去拜访他,与同吃同住。
     司马孚曾被曹植选为属官。我们都知道,那是一位文学天才。曹植恃才傲物,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司马孚每每痛切规劝,曹植当时觉得很扫兴,但过后一想,又觉得司马孚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常常向他道歉。后来司马孚迁太子中庶子,辅佐太子曹丕。曹操死的时候,曹丕号啕大哭,不能自持。司马孚劝谏说:“今先帝晏驾,天下都在等着您的号令,您应该上为宗庙考虑,下为万世国家考虑,怎么能学匹夫那样行孝!”曹丕过了好长时间,才终于止住哭泣,说:“你说得没错。”起初众大臣一听说皇帝驾崩,一下都懵了,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司马孚在朝堂上厉声道:“今先皇驾崩,天下为之震动,应及早奉太子即位,安定天下民心,光哭有什么用!”于是与尚书一起遣散群臣,做好安全防范工作,操办丧事,然后拥太子即位,是为魏文帝。
     文帝曹丕即位伊始,需要选任一批重要官员。皇帝做太子时的旧人开始说情托关系,曹丕就打算起用这些旧人,不计划再调其他人了。司马孚说:“治理天下没有尧、舜那样的好皇帝不行,但没有稷、契那样的贤臣也不成啊。您刚继位,正应该进用天下贤能,唯恐人家不来,怎么能只用自己的私人!再者,官员选择不当,得到它的人也会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不会珍惜。”于是改作其他人选。
     当时孙权臣服,请送人质,并许诺送还被俘大将于禁,但过了很久,也不见于禁和人质来。曹丕问司马孚,司马孚说:“东吴地处偏远,对于这些蛮夷,您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不能用咱们的礼数要求他们。孙权没有送人质来,于禁也没有到,您不要着急,再宽限他几日。现在应秣马厉兵,静观情势发展。东吴从孙策到孙权,讲的是实力强弱,不在一个于禁;于禁没有按时到达,一定是另有原因。”后来,于禁终于来到,果然是因为路上得病,耽误了行程。人质始终没有送来。魏大军压境,责吴食言,孙权索性再不进贡。
     司马孚在财务管理方面颇有才能,对部队后勤供应也有灼见。魏文帝曹丕设度支尚书,专掌军国收支。因为国家经常要打仗,所以这个位置非常重要。魏明帝即位,皇帝有心让司马孚来担任度支尚书,就问左右:“有其兄司马懿的风范吗?”回答说:“差不多。”皇帝听后非常高兴,说:“我得两个司马懿辅佐,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转为度支尚书。当时诸葛亮数出祁山,所以关中地区战事不断。每次诸葛亮打来,边防部队不能得胜;内地援军赶到,往往已经贻误战机。司马孚认为,要打胜仗,提前就要做好准备,既然关中常有战事,不如另选两万军队,以为预备。关中连年战争,粮食布帛不足,应从其他地方调拨五千壮劳力去边地屯垦,秋冬教习战事,春夏从事生产。从此关中充足,战事有备。
    大将军曹爽专权,司马孚一应事务全不参与,远害避祸。
     司马孚打仗的方式比较奇特。当时东吴包围了新城,司马孚督二十万大军前去解围。到了寿春,司马孚派大将前去攻打。诸将想要速战速决,司马孚说:“所谓进攻,就是要借人之力,要使些计谋手段,不能强攻。”滞留一个多月才开始进攻,东吴军队从没见过这种打法,莫测高深,以为遭遇劲敌,于是望风而逃。
     皇后去世后,朝臣中为棺柩前所树旗幡上究竟该怎么写、写什么,发生争论。有的认为应该去掉姓氏,只写魏就行了,有的认为两个都应该写上。我们已经知道,司马孚博涉经史,谈论这种事,最是他的长处。司马孚认为,应当两个都不写,并且引经据典,做了一番周密的论证。这种论证是如此复杂繁琐,以至所有的人或者被他的论证所说服,或者为他的渊博所折服,总之,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最后一致决定,就按司马孚说的办。
    上边提到的那位魏帝曹髦驾崩后,大臣们谁也不敢去奔丧,而司马孚跑去,将死皇帝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放声痛哭,说:“陛下被杀,是我的罪过!”并上章请捉拿事件的主谋。太后下令按平民的礼仪埋葬皇帝,司马孚联合群臣上表,请求以王的礼仪安葬。
    司马孚本性谨慎。司马懿任执政期间,他就有意避免过多参与政事。后来他的两个侄子几次废立皇帝,他也从未参与。司马师、司马昭因为司马孚是他们的长辈,也不敢逼迫他。
     曹髦死后,司马昭又立曹奂为帝,是为魏元帝。到了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手里,干脆自己称帝,把魏元帝曹奂贬为陈留王,打发到金墉城去住。临行之际,司马孚赶去送行。他拉着魏元帝的手泪流满面,说:“我到死都是魏国的臣子。”
    司马炎做了西晋皇帝,经济上和政治上,给司马孚的待遇都相当不错。但司马孚不以为荣,反而常面带忧色。司马孚相当长寿,活了九十三岁。临终,留下遗言:“有魏贞士河内温县司马孚,字叔达,不伊不周,不夷不惠,立身行道,始终若一。当以素棺单椁,敛以时服。”去世后,皇帝送了很多钱物给他家以助丧葬,但他的儿子们遵从遗言,皇帝所送器物,一律不用。
    日后我们将会看到,司马光的身上,隐约可以发现这位远祖的影子。或许,我们应当相信,那是因为基因遗传使某些信息得以传承。
    三 司马阳和他的后裔
    南北朝时期,司马孚的裔孙司马阳,曾经做过北魏的征东大将军,死后葬在夏县。子孙从此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夏县遂成为司马氏籍贯。司马光的高祖司马林、曾祖司马政,正值五代国运衰乱之际,均隐居不仕。入宋,司马光的祖父司马炫考中进士,做到耀州(治今陕西省铜川市)富平县(今陕西省富平县北)县令。三人“皆以气节闻于乡里”,就是说他们都以良好的人格操守,驰名乡里。 司马炫仕途不畅,可能是因为他考中进士的时间比较晚,而去世又比较早的缘故。司马炫只活了四十八岁。
    司马氏在当时的夏县属望族,而且人丁兴旺,累世聚居。就是说他们虽然人口很多,但从不分家。吃饭的人很多,而家族的土地有限。至迟到司马光的两个堂伯司马浩、司马沂的时代,这个家族经济上已经出现危机。随着人口繁衍,原来的祖墓已经变得狭窄不堪,以至于“尊卑长幼前后积二十九丧,久未之葬。”就是说老少数辈二十九位死者,很长时间,都无力安葬。 司马光曾说:“昔者吾诸祖之葬也,家甚贫,不能具棺椁,自太尉公而下始有棺椁。”意思是说,他的几位祖辈去世的时候,家里甚至买不起棺材,到他父亲司马池逝世的时候,才能够置办。
    司马浩、司马沂是两位优秀的家族领导人,在他们的领导下,这个家族的经济状况开始好转。司马浩原先是想要进入仕途的,但考过八次之后,终于灰心,于是专心治理家事。此人身材高大,为人慷慨,讲义气,对宗族尤其不错,“府君竭力营衣食以赡之,均壹无私,皆获其所。凡数十年,始终无丝豪(通“毫”)怨言。”俨然把家族办成了人民公社,而他就是这个公社任劳任怨的领导人。司马浩又在祖墓的西边另购一块地皮作墓地,并称各家财力大小,一次性将二十九位逝者全部安葬。宋初,乡人已经在疏导涑水灌溉田地,增产不少。但因年深月久,河水冲蚀,到司马浩的时代,河床已经太深,无法再引水灌溉了。河两岸的水浇地变成了旱田,土地日渐贫瘠,收获的粮食甚至不足以完粮纳税。司马浩率乡人将这种情况报告给县官,建议在涑水下游修筑水坝,提高水位。这个建议得到了官方经济上的支持。于是涑水重新成为当地的灌溉水源。直至神宗熙宁八年(西元1085年)九月,此项水利设施依然在发挥作用。
    司马沂是司马浩的弟弟,“君幼孝谨,父兄悉以家事付之,能俭勤以成其家。当是时,田不加广,又未尝为商贾奇衺(邪的古字)之业,而司马氏更富,父兄皆醉饱安逸,而时又余力,则及其乡人,然君遂以恶衣疏食终身。”就是说父兄司马沂自小事父兄孝顺恭敬,父兄早早把家交给了他。他持家勤俭,在他手上,田地还是原来的田地,但司马氏家族不仅能够自足,而且有余力帮助乡人。至于自己,则终身恶衣疏食,年三十二而卒。 
 

药师玄成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