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八章 居丧  

2011-09-27 10:55:01|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仁宗康定元年(西元1040年),一件不幸的事情降临:母亲聂氏猝然辞世。按照大宋礼制,司马光应当立即辞去官职,回家为母亲守孝,称为丁内艰
    祸不单行。九月初九日,因为两浙路转运使江钧、张从革的弹劾,父亲司马池被降为虢州(治今河南省灵宝市)知州。所列司马池罪名有二,一为决事不当,就是决策失误;一为稽留德音,就是未及时转达皇帝以宽免为主要内容的诏书。当初江钧、张从革已奏劾司马池,恰好有人因偷盗官府银器,被羁押在州狱,供称为江钧掌私厨,江比规定的数额,超支一半以上。又有越州(治今浙江省绍兴市)通判偷运货物,偷税漏税,却是受张从革姻亲所托。有人对司马池说,正可以举劾,借机报仇,司马池只简单地说:吾不为也。时人称颂其长者。
    不久,司马池又调任晋州(治今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知州。仕途不顺,又遭妻丧,父亲的精神状态可以想见。
    仁宗庆历元年(1041年)冬十一月癸未,父亲司马池在晋州病逝,享年六十三岁。
    司马光继续为父亲守孝,称为丁外艰
    此前,司马旦也已辞去公职。司马旦、司马光兄弟俩泣护灵柩回到故乡夏县。
    庆历二年(西元1042年)秋八月癸酉,葬父于涑水南原的晁村祖茔,先夫人曹氏、母夫人聂氏与合葬。又请父亲生前好友庞籍为撰碑铭。
    双亲相继亡故,这当然是人生中最可悲哀的事情。司马光此时步入仕途仅一年,还没有报答父母的辛苦养育,然而已经永远没有了这种机会。此事遂成为司马光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平生一想起来,就心乱如麻。
    庆历二年(西元1042年)冬,父亲刚安葬不久,司马光的情绪自然仍极低落。大约就在此时,司马光为人写下一篇墓志铭。忧郁的心境最适于写此类哀痛的文章。
    逝者是一位武官,其家距离司马光的家乡很近。我们知道,司马光一生中很少写这一类东西。这一次接受下来,原因之一是受一位朋友的嘱托;另外的原因,可能就是那家儿子的孝行,感动了他:那位孝子听到父亲逝世的消息,痛哭不止,立即动身昼夜兼程前去奔丧,七天赶了一千三百里路。他的父亲是在长沙(今湖南省长沙市,时为潭州州治所在)任上去世的,距离家乡遥遥数千里。当时的惯例,这种情况,子孙一般是将灵柩就地焚化,然后带着亲人的骨灰回家乡安葬。这位孝子不同意这样,他硬是跋涉辗转数千里,将父亲的遗体带回家乡,算是落叶归根。孝子总是容易被孝子感动。
    按照大宋礼制,司马光要为逝去的父母守丧数年,他执丧累年,毁瘠如礼。就是说他依礼制为父母守丧多年,因为哀伤过度而极端消瘦。当然他也因此得以长时间,生活在这块印满祖先足迹的古老土地上。司马光自从出生以来,还很少有这样的机会。
    哀伤是人之常情,但不可能连续数年,每天如此,也不必要。
    现在,夏县县尉是司马光的同年孟翱。此人智商极高,记忆力超群,当然也有用心的成分在内;虽然担任县尉一职的时间不长,但已经对县域内山脉湖泊的地理分布、地势的险易、道路的远近、村落的名称以及分布的疏密,无不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县内的胥吏、士卒多达数百人,人口超过万户,各人的品性善恶、各家的财产多寡、居住的地点、粮仓的数目,说来条分缕析,头头是道,而一般人往往任职一年多,连胥吏士卒的姓名都搞不清。司马光对此人的作为非常吃惊,佩服得不得了,认为他如此本事却仅做一县尉,简直就是激疾风以振鸿毛,委洪波以灭炬火。不久,孟翱果然获得推举,被朝廷提拔为某县的县令。
    孟翱显然是一位再好不过的导游。司马光几乎天天和这个孟翱在一起;在孟翱的导游下,司马光得以饱览故乡风光,同时,对故乡的基本情况,也迅速有了了解。这是一件惬意的事。
    但并非全是惬意。朝廷正在这里征发乡弓手
    西部与元昊的战事仍在继续,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大宋帝国的军队败多胜少,士卒战死者,动辄万计。仁宗康定元年(西元1040年)六月二十一日朝廷已有诏书,令诏陕西、河北、河东、京东、京西等路,根据州县户口,籍民为乡弓手、强壮,以防盗贼。这一点我们记忆犹新。但防盗只是个幌子,实际的目的,是要为正规军作预备或补充,在正规军不足的情况下,顶上去。
    此次征召,不论贫富的等级,凡家有三丁,即选其一充当乡弓手。起初朝廷的通告上明确说明,只是守护乡里,决不刺面充正规军,屯戍边境;但通告还没收起,前线形势吃紧,朝廷情急之下,自食其言,将乡弓手全部刺面,充保捷正军,令于边境屯戍。富有的人家可以出钱找人代替,贫家就没有这种便利。正规军且动辄全军覆没,何况临时拼凑的乡弓手,此去基本就是送死。老百姓听到这个消息,好象人人有丧,家家遭劫,号哭之声,弥天亘野。有些人逃走,官府就扣留他的父母妻儿,并加紧追捕,把他家的田产出售,以所得钱作奖金,悬赏捉拿。既编入正规军,有关人等又千方百计打他家产的主意。衣服粮食不够,要到自家去取;等到屯戍边境,更要家人千里供送。祖辈、父辈辛苦积攒起来的财产,日销月铄,以至于尽。家乡夏县,一家挨着一家,相继衰败。而因为这些乡弓手平生所熟习的,不过是种桑积麻、耕田耘地,至于使用武器,虽天天勤加教练,仍不免生疏;加之生性愚直,胆小怯懦,临敌之际,一有机会就想着逃走。这样一来不仅自己死掉,而且影响整个战局。后来朝廷也知道他们无用,于是大加淘汰,发给公凭,就是退伍证,令其自便。但因为游手好闲惯了,再不肯下辛苦,去干庄稼活了;而且田产已尽,就是愿意务农,也根本没有可能。这些人痛哭流涕,受冻挨饿,流离失所,不知所终。
    司马光现在居丧在家,他看到百姓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但说出来的机会,要等到数年之后才会出现,如今,他只能在心里默默记下它们。
    读书作文章是书生的本业。除了处理必要的事物,以及与孟翱的游历,司马光大概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做这件事。在《司马文正公传家集》里,明确标注作于此段时间的文章只有三篇:《十哲论》、《四豪论》和《贾生论》;但我们清楚,实际一定远远不止。
    《十哲论》 是一篇读书随笔。
    我们都知道,孔子弟子三千,其贤者七十二。当时流行十哲之说,就是从七十二贤人中,又选出突出的十人;国家祭祀孔子的时候,十哲被供奉在堂上,其余则布列东西两侧廊下,祭祀所用的礼器数目也有不同。司马光认为错,那不是孔子的意思。
    《四豪论》 是一篇读史札记。
    所谓四豪即战国时期的齐国孟尝君、魏国信陵君、赵国平原君、楚国春申君。这篇文章是要考察四君谁是最好的人臣。司马光提了个标准:凡人臣者,上以事君,中以利国,下以养民。然后以此标准为准绳,一桩桩、一件件去衡量他们的作为,最后得出结论:当以信陵为首,平原次之,孟尝又次之,春申为其下矣。
    《贾生论》 也属于读史札记。
    贾生即贾谊。世人以为贾谊才华横溢,可惜生不逢时,又没遇上好皇帝,否则,三代可复,盛世立现。司马光认为贾谊学不纯正,虽有才华,但任以治国,不见得好使。何以知之?观其书而知之。贾谊数次上书汉文帝论当时形势:可为痛哭者诸侯太过强大,就好比脚趾头粗过了大腿,小腿粗过了腰,若不及时处理,时间一久,必成祸患。司马光认为不对,治理天下,怕政刑不立,不怕诸侯过强;贾谊的建议未被采纳,但终文帝之世,诸侯也不曾为患。可为流涕者匈奴不服。司马光认为,匈奴荒外之国,与禽兽没什么两样,治而不服,不足损圣王之德,天下弊而得之,不足为圣王之功。又说治理天下的工具,无先于礼仪,安定天下的根本,无先于嗣君,而贾生将二者列于后,认为不过是余事。司马光问:舍国家之纪纲,遗天下之大本,顾切切然以列国外夷为虑,皆涕泣之,可谓悖本末之统,谬缓急之序,谓之知治体何哉?意思是说贾谊本末倒置,怎么能叫知治国大体。
    古来丧有三年之制。但在北宋,父母并丧,通常是连续居丧五十四个月,即四年零六个月。在实际执行当中,满四十八个月,即四年整,就可以除去孝服。此时可以自由外出;但还不能正式返回仕途,那要等到半年以后。
    此时,父亲的生前好友庞籍,正担任延州知州,兼鄜延路马步军都部署经略安抚、缘边招讨等使。 庆历四年(西元1044年)春,司马光从家乡夏县出发赴延安(今陕西省延安市),访庞籍。
    关于延州,当时有纪事诗说:沙堆套里三条路,石炭烟中两座城。由此可以想见当日延州的荒凉;又说:土洞里头行十日,山棚上面住三年。意思是说中倚高山,自过蒲中,就是今天山西省永济市,要在土谷中行十程才能到。
    在去延安的路上,要经过一座相思亭,此亭位于一大山脚下,两条河流在附近会合。往来行人只知道亭子的名字,却搞不清楚它的意思。此时西北仍战事不断,征伐戍守不停。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东山,零雨其濛。以及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中的这些句子,我们一定耳熟能详。司马光驻足相思亭,想到近年在家乡的所闻所见,又想到《诗经》里的那些诗句,一下子豁然开朗,一口气作诗五首,以解释相思亭名所蕴涵的深意:
    其一
    岭上双流水,
    犹知会合时。
    行人过于此,
    那得不相思?
    其二
    偃蹇(按:不顺,困顿)登修阪(按:山坡),
    高侵云日间。
    几人征戍客,
    跋(按:掉转,扭转)马望家山。
    其三
    塞下春寒在(亦可知司马光赴延安在春天),
    东风雪满须。
    河阳机上妇,
    知我苦辛无?
    其四
    柳似妖饶(按:通)舞,
    花如烂漫妆。
    那堪陇(按:泛指甘肃一带)头水,
    呜咽断人肠。
    其五
    空外游丝转,
    飘扬似妾心。
    别来今几日?
     仿佛近雕阴。
    庞籍曾携司马光游延州南城。从当日司马光的诗文里,我们可以读到司马光对这位父辈人物的敬佩;另外,还可以知道千年前的延州南城有这样一些事物:迎薰亭、供兵硙(音畏,石磨)、柳湖、飞盖园、翠漪亭、延利渠、缘云轩、禊(音戏)堂。
    在鄜州,司马光思念老朋友聂之美。无奈路途遥遥,为此司马光甚至想到了飞腾之术,乘云驾雾,可以瞬间来去;但飞机的发明还要等上好几百年。司马光只好怅然写下:
    鄜州怀聂之美
    何言内外家,
    忧患两如麻。
    别泪行三岁,
    思心各一涯。
    海边昏雾雨,
    塞外惨风沙。
    安得云飞术,
    乘空去不遐。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