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十二章 在郓州  

2011-10-08 08:51:16|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 在郓(yùn)州
     仁宗皇祐元年(西元1049年),庞籍以工部侍郎为枢密使;皇祐三年(西元1051年),升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昭文馆大学士,位居宰相。
     居高位又不肯拱手默默,自然容易招致反对。机会总是有的。当时齐州(治今山东省济南市)学究皇甫渊捕盗有功,按规定应得赏钱;但皇甫渊不想要钱,想要一官职。庞籍有个外甥叫赵清贶,是个道士,自称可以到宰相那里帮忙活动,与堂吏共同收了皇甫渊的贿赂。皇甫渊觉得自己使了钱,底气十足,多次跑去待漏院催促,庞籍当然很生气,勒令他回齐州去。有小吏向庞籍告发赵清贶等受贿事,庞籍立即将外甥及其同谋,捕送开封府治罪。开封府处以杖刑,然后流放岭外;可是走到许州(治今河南省许昌市),中途死去。按说庞籍秉公执法、大义灭亲,事情到此理应为止。但反对者怎肯放过。他们乘机诋毁庞籍,合力排挤他,开始说庞籍偏私清贶,到后来干脆说庞籍曾暗示开封府,使杖杀赵清贶以灭口。虽然暗示开封府一说没有任何证据,但庞籍还是于皇祐五年(西元1053年)闰七月初五日,以户部侍郎出知郓州(治今山东省东平县)事,兼京东西路安抚使。
     庞籍被贬出京,辟司马光作他的幕僚。庞籍这样做,可能出于两方面的考虑:第一,避祸。自己和司马光的关系非比寻常,自己已经被贬,反对者可能会为难司马光,离开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第二,增加司马光的基层任职经历,以及人生阅历。
    从写给朋友的诗来看,当时从京城出发相当仓促,甚至来不及向所有的朋友告别;送一位朋友去南方任职,辞别的酒没有喝干,就急匆匆地赶回去收拾行装。
     司马光曾作《奉和始平公忆东平二首》 ,始平公是司马光对庞籍的尊称,东平即郓州州治所在。既是忆,当然是已经离开郓州:
    其二
    千岩秀色拥晴川,
    万顷波光上下天。
    委地鱼盐随处市,
    蔽空桑柘不容田。
    讼庭虚静官曹乐,
    儒服宽长邑里贤。
    不为从知方负羽,
    独乘鱼艇老风烟。
     司马光所说的千岩,应该包括梁山;司马光所说的万顷波光,指东平湖,和它相连的,就是我们熟知的八百里梁山水泊,当时它叫梁山泺(音坡,通)或者大野陂(音碑),跨郓、济(治今山东省巨野县)二州。梁山属郓州管辖,在梁山泺的北边。不过《水浒传》里的英雄好汉们,不是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政治还算清明,英雄好汉们还用不着铤而走险,他们现在不过是普通的农民、渔民,或者一般的官员。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出:此地风光不错,物产颇为丰饶,民风也很淳厚。司马光甚至表示,如果不是跟随知己北上,自己就计划独乘鱼舟,终老于此了。
     在郓州,庞籍曾命司马光典州学,就是负责州里的教育工作。州学里有一名叫王大临的学生,他通晓经籍有品行,司马光特别喜欢和很器重他。后来,王大临因为口才好,善讲解,在州学里谋了个教师的差。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专门跑去京城,请司马光为作墓铭。 在司马光登上帝国相位的元祐元年(西元1086年)八月,他举荐王大临出任太学的学官,说:臣窃见郓州处士王大临,通经术,善讲说,安仁乐义,誉高乡曲,贫不易志,老不变节,向尝有诏敦遣,固辞不起。伏望圣慈,召致京师,寘(音质,安置)之学官,为士类矜式。看来,朝廷曾有征召,但王大临拒绝了。因为司马光的推荐,授任王大临太学录,可惜王大临不久就去世了。
     在给朋友的诗文中,司马光描述到在郓州的工作情况:地方职务不比馆职,事务繁多,文书山积,胥吏森列。深知吏治非己所长,但怕给知己丢脸,因此不得不勉力而为。
     干部总是要向管干部的自荐,这也算是古今通例。当时东阿(即东阿县,今山东省东阿县南)主簿张某就给司马光写信自我推销,但此人并非只是掉舌鼓腮、一味吹嘘,他的主簿也实在做得不错,此举不过是从众,或者按照惯例行事罢了。司马光在给他的回信中说:光不佞,幸蒙丞相辟署来此,官虽贱微,朝廷亦委之察举境内贤士大夫,苟舍置贤者,而惟目前营求者之与,辜孰大焉?是以到官以来,窃观诸县贤士大夫,无如足下徇公爱民者;其所以奉知,固不俟足下之求也。今乃贬损书诲,自从风雨而老之叹,殊非所望。君子患不能,不患人不知;足下姑勉修所能,何患无知己。大意是说纠察不法举荐贤能,乃是本人职责所在。自到官以来,已经注意到足下敬业爱民,政绩突出;但所以知道,不是因为你的求告。现在却写书信来,哀叹将随风雨而老,这很让我失望。君子患不能,不患人不知。足下尽职尽责,还用担心没有知己吗。
     至道初,庞籍的父亲曾做过商洛县(今陕西省丹凤县商洛镇)主簿。当时有一姓王的朝中大臣,自中书舍人贬官商州(治今陕西省商洛市),此公文章独步当世。因为为官已久,在朝中很有声望,加之为人刚强严峻,所以不轻易与当地官员交往。但庞籍的父亲以九品的小官,与此公往还,相当融洽。王公曾有赠诗。到郓州的次年,即仁宗至和元年(西元1054年),庞籍从容取出王公的赠诗给司马光看,说:先父曾有德于商洛,官员百姓至今怀念,当时经他手的公文,现在仍有被珍藏。而今商州知州要为我在商洛将王公诗刻石,以慰民心。商州知州也许是看庞籍的面子。庞籍为人之子,自然乐意拾起这个面子。这对他乃是一种孝行。庞籍于司马光有恩,此事自然责无旁贷。司马光很快为完成,备述事情的始末,连诗一起让人送往商洛刻石。
     前文我们已经了解,司马光任韦城代理知县时,曾率吏民向上天祈雨。现在这种仪式又将重演——仁宗皇祐五年(西元1053年)或者仁宗至和元年(1054年)冬,司马光曾至诸庙祈雪。从那篇祈雪文里我们知道,自秋至冬,郓州雨雪很少,麦苗本来稀少,又将枯死。司马光问神仙们:是官吏不够称职吗?是百姓未有求告吗?为何让他们这样困苦。请神可怜百姓,宽恕官吏,及时降雪,麦子也许还会有些收成。 但似乎冬天的祈求并未见到成效。仁宗至和元年(西元1054年)或者至和二年(西元1055年)春,司马光又接受委派,祭祀黄石公,向他祈雨。司马光在祭文中谈到旱情:一冬无雪,麦苗行将枯槁;仓廪已尽,收成无望;老幼惶惶不安,濒临死亡的边缘。司马光希望他能上解皇帝之忧,下救黎民之苦。
     仁宗至和二年(西元1055年)六月十七日,庞籍被任为昭德节度使,知永兴军。很快,又改为河东路经略安抚使,知并州。司马光因此改任并州通判。庞籍曾过京师,并被仁宗召见。
    我们还记得司马光曾作《奉和始公忆东平二首》 ,其一为:
    相印东临汶水阳,
    两看春叶与秋霜。
    登山置酒延邹湛,
    上马回鞭问葛强。
    溪竹低垂寒滴翠,
    露荷相倚净交香。
    宵衣深念长城固,
    肯得从容傲醉乡?
     汶水自东向西蜿蜒流入郓州,东平在汶水以北,水北为阳。从中可以看到在郓州的两年,生活相当惬意;而此去并州乃是出于国家安全的需要。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