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十四章 怪兽  

2011-10-09 10:25:51|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章
    仁宗嘉祐三年(西元1058年)六月二十八日,交趾国(今越南一带)向大宋帝国皇帝进贡两头怪兽,本国自称所贡为麒麟。
     关于这两头怪兽,史书上这样描述:状如水牛,身被肉甲,鼻端有角,食生刍果瓜,必先以杖击然后食。就是说它们外形像水牛,但身上遍布肉质的鳞甲;鼻端有一角,吃草和瓜果之类;每次喂食,一定要先用棍子击打,它们才肯吃。
     究竟是一种什么动物,当时的说法很多。
     有人说荣州(治今四川省荣县)杨氏家的水牛生了个牛犊,样子跟它们差不多,可能是母牛下水,蛟龙与之交媾而生。 又有人说是山犀,但有人马上提出疑问——没听说山犀有鳞甲。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这怪兽究竟是什么,始终无法确定。这对大宋君臣来说,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回复的诏书上称它们麒麟吧,担心被蛮夷蒙骗,被他们耻笑;不称麒麟吧,又实在搞不清是什么。这可难坏了大宋君臣。
     当时,朝廷内外认为不是麒麟的居多。枢密使田况就认为不是麒麟,他历引诸书所载形状,说都没有眼前这个样子的,咱们恐怕被骗了。 虔州(治今江西省赣州市)知州杜植上奏说:在广州(治今广东省广州市)曾有番商辨认过,说是山犀。《符瑞图》上说,麟,仁兽,獐身牛尾,有一角,角端有肉。今交趾所献,身体不像獐子,还有甲,肯定不是麒麟无疑,但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杜植最后建议:请宣谕进奉的人及回复诏书,都不称麒麟,只称异兽,既让他们骗不成,又不失朝廷怀柔远人的宗旨。于是下诏仅称异兽。
     八月二十五日,司马光曾奉诏到崇政殿,辨认怪兽。
    八月二十七日,司马光作《交趾献奇兽赋》
    其中,司马光描绘到他所见到的怪兽:其为状也,熊颈而鸟噣(音昼,鸟嘴),豨(音希,猪)首而牛身,犀则无角,象而有鳞,其力甚武,其心则驯,盖遐方异气之产,故图谍靡得而询。
    在这篇赋中,司马光想象了群臣的恭维,然后是皇帝的反应:今邦虽康(广、大),未能复汉唐之宇,俗虽阜(丰、厚),未能追尧舜之时。况物尚疵疠(音疵力,灾害疫病)而民犹怨咨,朕何敢以未治而忘乱,未安而忘危,享四方之献,当三灵(天、地、人)之厘(音赖,通赉,赐予)。且是兽也,生岭峤之外(指五岭以南),出沮泽(音巨责,沼泽地)之湄(岸边),得其来,吾德不为之大,纵其去,吾德不为之亏,奈何贪其琛赆(音近,贡物)之美,悦其鳞介之奇,容其欺绐(音代,欺骗)之语,听其谄谀之辞,以惑远近之望,以为蛮夷之嗤?不若以迎兽之劳,为迎士之用,养兽之费,为养贤之资,使功烈(功业)烜赫(音选贺,声威很盛的样子),声明(声教文明)葳蕤(草木茂盛、枝叶下垂的样子),废耳目一日之玩,为子孙万世之规,岂不美欤!
    显然司马光的意思是说,这些兽对治理好这个国家百无一用,完全是在浪费;不如用伺候它们的费用,实实在在为国家做些有用的事情。
    赋的特点是华丽和铺排,就是说这种文体本身对作者有一种无形的诱导,你想不华丽、想不铺排都难。有这篇文章作证,你要再说不擅长写作文,任谁都不会相信。后来起居注的任命,大概正缘于此。
    九月三日,司马光上《进〈交趾献奇兽赋〉表》 ,说,臣笨没什么学问,认不识这些异兽,但臣窃以为,麒麟是瑞兽,久无人见,经书上只有名称没有图形,传记上虽有图形,但成书时间距离圣人已远,众说杂揉,除非是圣人,根本无法辨别真伪。臣只是转承研习圣贤学说,自然不能判定是非。臣窃以为,王者道盛德至,为神明感知,就会有仁兽不召自来,不羁自驯,这才是瑞物所以为瑞物的原因。现在这些兽们,生于荒外之地,被关进牢笼,舟车载运,辗转万里,才到达宫阙,其外形奇特,与经传所载不符,是真是伪,不容易搞清楚,倘若真,不是自然而来;倘若假,要白白被蛮夷取笑。如此说来,这些兽们恐怕对宣扬我圣朝光辉,补益治平盛世,并无实在的效用。古圣贤曾说:不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贵异物贱用物,民乃足。犬马非其土性不畜,珍禽奇兽不育于国。不宝远物则远人格,所宝惟贤则迩人安。臣窃以为,应召见使者,赐给金帛、诏书,嘉奖他们的好意,但把麒麟还给他们,使运回本土;然后进用我国中俊杰,实实在在地整顿国家,使家家充裕人人满足,礼得以昌乐得以行,四方夷狄相继归顺,祥瑞自然出现,以遵圣贤教诲,不也是一件盛事么!
     大宋帝国只称异兽,没有丧失颜面,这件事似乎已经结束;但有一个叫沈括的人在心里一直惦记着它。
    我们都知道沈括的《梦溪笔谈》,我们也许还应该知道,沈括有个做男人的良好品质——畏内,用现在话说,就是怕老婆。沈括晚年续娶张氏,张氏非常凶悍,沈括经常被骂得狗血淋头,或者被打得满地找牙。有一次,张氏抓住沈括的胡子一把扯下来,丢到地上,儿女们号哭着去捡,发现胡子上竟然血肉模糊。这在今天绝对够得上家庭暴力。沈括的大儿子博毅是前妻所生,张氏也把他逐出家门。
    可奇怪的是,后来张氏忽然得急病死了,朋友们都为沈括庆幸,沈括却不但不领情,并且似乎完全忘记了张氏的种种恶性。自打张氏死后,他就精神恍惚。坐船经过扬子江的时候,沈括竟然要投江自杀,左右及时拉住才得幸免,但不久竟郁郁而终。或许沈括的怕老婆是有原因的,那位张氏说不定原本就是沈括的梦中情人。我国西北地区的民歌不是在唱么: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情人的打本来就是一种享受。可民歌里的皮鞭很细,是轻轻地打,胡子被连皮带肉地揪下来,那可实在是太疼了呀。
    沈括可以不在乎后妻扯掉自己的胡子,也可以不在乎长子被赶出家门,却不可以不在乎这些怪兽的名称。多年后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里写道:现在依我看,大概是天禄他解释说,据《后汉书》记载:灵帝中平三年,铸天禄、虾蟆于平(津)门外。注释中说:天禄,兽名。今邓州南阳县北宗资碑旁两兽,镌其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元丰(西元1078——1085年)中,我经过邓州(治今河南省邓州市),听说石兽还在,让人把上边的字拓印下来,既像篆书又像隶书;叫天禄的石兽有角,颈部有长毛,身上的鳞甲大如手掌。南丰(治今江西省南丰县)人曾阜曾做过南阳县(今河南省南阳市)的县令,他在宗资碑的碑阴题道:二兽腿上的字还在,石兽制作精巧,高七八尺,尾巴脖子都布满了鳞甲,不知道是什么兽,又为什么取这个名字。现在仔细对照,跟交趾所献怪兽非常相像。由此知道,它们肯定是天禄无疑。
    其实我们还是一头雾水。看样子像是犀牛,但动物园里的犀牛身上只有掉渣的干泥,不见有鳞甲。对这种奇特的动物,我们可能并不必宋人的知识更多。也许它们属于早已消失的物种,毕竟我们这个星球每时每刻都有物种在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