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十六章 谏官司马光的七个奏劄  

2011-10-10 08:58:19|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六章 谏官司马光的七个奏劄
  仁宗嘉祐六年(西元1061年)六月二十五日,以司马光知谏院,并入宫应诏陈政。
  这次任命的缘起,可能是发生于本月初一日的日食。
  起初,司天监上奏:六月初一京师将出现日食,为六分半。按照惯例,日食被阴云遮蔽,或者实际的程度不及预测的多,公卿百官都要奉表称贺。
  五月二十八日,同判尚书礼部司马光上《日食遇阴云不见乞不称贺状》 ,认为日光所照,遍布华夷,阴云所蔽,极近且狭。如果太阳实亏,被浮云遮掩,即使京师看不到,四面八方总有人能看到,这是极深的天戒,不可不察。四方不见京师可见,祸还比较浅。四方都可见而京师不得见,祸就渐深了;太阳象征着人君,天意大约是说人君为阴邪所蔽,灾祸显著,普天下都知道危险,只有朝廷一无所知。以此说来,人君尤其应当警惕,忧念社稷。而群臣相率称贺,怎可说不是上下蒙蔽,欺骗天谴?至于日食没达到预测的程度,只能说明历官术数不精,计算不够准确,应当治罪,也不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司马光最后说:臣职在礼部,掌群臣庆贺章表,不敢不言。
  六月初一日这一天,果然,未时初日食从西面开始,蚀到四分的时候,天空转阴,黑云蔽日,继而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仁宗下诏不得称贺。
  七月二十一日,同知谏院司马光以劄子上殿。
  其一《陈三德上殿劄子》 ,论人君品德:臣以为人君最重要的品德有三,即仁、明、武。所谓仁,不是指生养抚育、姑息纵容;兴教化、修政治、养百姓、利万物,这才是人君之仁。所谓明,不是指事无巨细,秋毫无遗;知道义、识安危、别贤愚、辨是非,这才是人君之明。所谓武,不是指强横刚直、凶暴狠戾;道之所在,断之不疑,奸不能惑,佞不能移,这才是人君之武。所以,仁而不明,好比有良田却不能耕;明而不武,好比眼见荒秽却不能除草;武而不仁,好比只知收获,却不懂播种。三者兼备,则国治兵强,缺一则衰,缺二则危,三者无一则亡,自古以来,从来如此。窃见陛下天性慈慧,谨慎对下,抚育万民,博爱众生,即使古代圣明君王之仁,也不过如此。然而自登基以来,快四十年了,日夜孜孜,以求至治,而朝廷纲纪仍有欠缺,贫苦百姓还有怨叹,恐怕是群臣不肖,不能宣扬圣化,万分不及其一吧?臣幸得以修起居注,日侍左右,伏见陛下诚心处理政务,拱手端坐、沉默无言,群臣各以己意奏报,陛下不再询问利弊、考察得失,一概许可。如陛下左右前后股肱耳目之臣,都是忠实的正人君子,这样当然再好不过;如万一有一奸邪,怎可不为之戒备。恳请陛下以天授至仁,光大日月光辉,振奋明断,善行无不奖赏,恶行无不惩罚,则尧舜三代之盛,又有多远。
  其二为《言御臣上殿劄子》 ,论如何驾驭臣下:臣闻致治之道无他,在三而已,一任官,二信赏,三必罚。臣窃见国家所以御群臣之道,积累日月以晋升级别,遵照资历以授予官职。只要任职的时间足够长,不论贤愚都会置之高位;只要资历相当,不问有无才能,都会使居要职。人的才能禀赋,各有所宜;官位的职责事业,各有所掌。现在使群臣遍居各官,长则二年,短则数月,就被换掉,这样还指望诸事尽善,功业成就,是肯定不行的。不仅如此,假设有勤勉谨慎的官员,全心致力于本职,但人际关系没搞好,成绩还不显著,上司怀疑他,同僚嫉妒他,下属怨恨他,此时如果朝廷以众言而罚之,这样勤勉谨慎的官员们肯定瓦解。奸诈邪恶的官员,靠搞怪哗众取宠,靠拉关系收买声誉,任职不久,就声闻四达,蓄患积弊,都留给下任,此时如果朝廷以众言而赏之,那样奸诈邪恶的官员无不争进。所以如此,就错在国家只重虚名、不问其实,只惩戒外在的表现,不问内在的意图。如果以名誉决定奖赏,天下都将饰名以谋求功业;以外在的表现决定惩罚,天下都会作假以逃避罪责。这样,为善的未必得到赏赐,为恶的也未必受到惩罚。陛下果真能从在位的官员中间广泛选择,度才而授任,量能而施职,有功即晋升奖赏,且不要调职;无功就降黜废弃,另选有才能的人代替;有罪就流放刑罚,不加宽贷,这样朝廷还不受尊崇,万事仍不得治理,百姓不安,四夷不服,臣请伏面欺之诛。
  其三为《言拣兵上殿劄子》 ,论拣选士兵:当今国家的弊病,在于士卒不精,所以四夷猖獗,财用不足,所以公私窘迫。养兵之术,务精不务多。现在国家太平,即便不能淘汰衰老,也不应另加拣选,坐增无用之众,埋下无穷的祸患。军队是国家的大事,废兴的源头、安危的关键,尽在于此。臣不知最近的拣选,有否令两府大臣商议长期利害;在京兵士已经拣上、分配道诸军的,就不必说了,没拣及外州军的兵士,请朝廷特降诏书,令拣军臣僚必须一一躬亲,仔细拣选好人材,有膂力、及得上兵样的,才可以拣上。并且从今往后,每遇大规模招拣兵士,都须先令两府臣僚共同商量,根据财政状况及事情缓急,如确需招拣,才可以上奏施行;并约束拣军臣僚,务精不务多,一如今日指挥。
  八月十五日,司马光上《论赦及疏决状》 ,说:赦,害多而利少,非国之善政。现在国家三年一大祭,未尝无赦;每年盛夏,都有疏决。悍民暴横,侵侮良善,千百个当中,败露的不及一二;幸而发现,又大多逃窜,不过周年,必定遇赦,再平安出来,又成了没事人。朴实的老百姓怨愤惶恐,而暴徒们却志满气扬,这岂是为民父母者劝善抑恶的本意?疏决之名,本以盛夏酷暑之际,恐怕囹圄当中有积压的冤屈,有司不为申辩昭雪,使无处诉说,所以天子驾临,亲自审问,评其曲直,无辜则赦,有罪则罚,使长期被羁押的人,一朝而决,不是说一律减刑。祖宗之时,每年不过一次疏决,死罪以下,递减一等。近年以来,有时每年达两三次,自徒刑以下,一律赦免。今年五月以前,疏决已有两次。此所以使职事荒疏、奸邪横行。眼下即使不能完全革除积弊,伏望特令中书,今后每年疏决不过一次,或早一些,或晚一些,使外界不可预知;处徒刑的犯人仍依旧例,减罪后处以杖刑;或者遇南郊大祭的年份不再疏决,永为定制。这样,大概作恶的人,不敢指望宽免,才会有所戒惧。
  八月十七日,司马光又上《进五规状》 五规,一为保业,二为惜时,三为远谋,四为重微,五为务实。
  所谓保业,就是如何坐稳江山。司马光说:继体之君往往生骄惰之心,骄者玩兵黩武,穷奢极侈,神怒不恤,民怨不知,一旦涣散,四方大乱,如秦、隋时;惰者沉湎酒色,不为远虑,善恶混杂,是非颠倒,日复一日,终至不救,如汉、唐时。二者或失之强,或失之弱,但导致的结果是一样的。尧舜禹以来,治平之世,未有像今天这般兴盛的。臣愿陛下夙兴夜寐,兢兢业业,思祖宗之辛劳,得天下之艰难,借古鉴今,知太平之世,难得而易失,则天下百姓以至鸟兽草木,无不幸甚。
  所谓惜时,就是趁此承平之际,立纲布纪,及时为万世基业打好基础。司马光打了个比方,他说:守太平之业,好比守一大屋而已。现有一大屋,计划传之子孙,从现在起,就要加固基础,加粗柱石,加强栋梁,加厚屋顶,加高墙垣,加严门闩。做完这些,还要挑好子孙,来小心守护,日省月视,歪的扶正,破的修补。这样,这所大屋才能经久不坏。老百姓是国家的基础,礼法是国家的柱石,公卿是国家的栋梁,百官是国家的屋顶,将帅是国家的墙垣,而兵士就是国家的门闩。
  所谓远谋,简单点说,就是居安思危。司马光提醒仁宗皇帝,治理国家应有长远的规划,承平时要想到战争,丰登时要想到饥谨;用我们熟悉的一个成语就叫,未雨绸缪。
  所谓重微,就是防微杜渐。司马光说:水微小的时候,一捧土就能堵上;及其盛大,木头、石头都能漂起,土邱、山陵都能淹没。火微小的时候,一勺水就可以灭了;及其盛大,能把整座城市化为焦土,也能烧毁成片的山林。所以治于微,事半而功倍;相反,就事倍而功半。
  所谓务实,就是做事注重实际。司马光说:治国当先实而后文——先实际后形式。使国家安定、百姓受益,是仁政之实;保全祖宗基业、传之子孙,是孝行之实;辨别贵贱,确立纲纪,是礼教之实;使上下和谐,远近爱戴,是乐教之实;判断是非,辨明好恶,是政治之实;惩罚奸邪,禁止暴乱,是刑法之实;观察言行,试以政事,是求贤之实;量度才能,考核功绩,是审官之实;征询安危,访问治乱,是纳谏之实;挑选兵士,练习战斗,是治军之实。
  八月二十一日,司马光又上《论选举状》 。所谓选举,就是选拔人才。司马光开宗明义:臣窃以为国家选拔人才,应以德行为先,其次经术,其次政事,其次艺能(技术技能)。近世以来,只重文学,文学不过是艺能的一个方面,不能搜尽天下人才;国家虽设贤良方正等科,其实都取文学而已。此前,国家曾行推举,但不久又完全废止。司马光认为:如果是被推举的人名不副实,就应治推举者的罪,另行搜访,怎能因一两个人的滥竽充数,就全部废止,这好比因溺废舟、因噎废食。司马光提出举孝廉,认为汉代以来,举孝廉实行最久,得人也最多。为避免可能的徇私请托,司马光设计出惩戒制度——被举荐者出现问题,举荐者要负相应的连带责任。司马光还谈到科举中的明经、诸科,以及已经废止的说书一科。
  闰八月初八日,司马光再上《乞分十二等以进退群臣上殿劄子》 ,这实际上是针对宋代任官不久的弊端,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司马光说:臣窃以为国家任用官吏,使任职久,胜任与否才能清楚,胜任与否清楚了,升降才能明白,升降明白了,才能人人尽职尽责,人人尽职尽责,国家才能万事倡兴,这是古今求治的根本途径。朝廷明知任官不久的弊端,却不能变更,忧虑有二:一是升迁的等级太多。若不论资历,就没办法提拔任用;二是人多职位少。积年累月,官员有增无减,无处安置,只有频繁轮换。司马光的解决方案,主要内容就是在过去九品之外,将职位分为十二等:宰相第一,两府第二,两制以上第三,三司副使、知杂御史第四,三司判官、转运使第五,提点刑狱第六,知州第七,通判第八,知县第九,幕职第十,令、录第十一,判、司、簿、尉第十二。其余文武职位,也以此类推,分为十二等。若上等有缺,就从次等中择才补充。提点刑狱以上,任期不限,知州、通判、知县四年,其余三年。任期未满,称职有功,就提高级别增加工资、赏赐奖励,仍居旧职,必须上等有缺,然后迁补;不能称职,就调离贬退;有罪就流放责罚。司马光的意图,是想通过减少等级、延长任职期限的办法,使官员久于其任。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