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十八章 张方平必须撤换  

2011-10-11 09:03:36|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八章 张方平必须撤换
  先说张方平。
  张方平,字安道,南京(即应天府,治今河南省商丘市南)人。张方平于三苏”——苏洵和他的两个儿子苏轼、苏辙——可谓伯乐:张在蜀中做官的时候,发现了他们,深器异之。曾荐苏轼为谏官。苏轼后来因为乌台诗案下狱,张方平又抗章为请,所以苏轼终身敬事之,谈到张的文章,认为可与孔融、诸葛亮为比。因为这个原因,司马光去世后,苏轼为撰写行状,特意略去了弹劾张方平一节。
  此人记忆力非常了得,少颖悟绝伦,家里穷没书看,向人借阅三史:《史记》、《汉书》、《后汉书》,十天就还回去了,说:吾已得其详矣。凡书都只看一遍,宋绶、蔡齐认为天下奇才。举茂材异等,后又中贤良方正。我们知道,茂材与贤良方正都是汉代以来,国家在科举之外,推举人才、选拔官员的科目。
  曾论弓手。夏人犯边,当时国家调拨诸路弓手,其中健壮的刺充宣毅、保捷正军,张方平连续上疏谏止,不听。继而两军骄横放纵,总计二十多万,都是些市井之徒,不可用,正如张方平所言。这一点与司马光不谋而合。
  以修起居注的身份出使契丹,契丹国主对左右说:有臣如此,佳哉!回来后任知制诰,权知开封府。
  以侍讲学士知滑州(治今河南省滑县),徙益州(应在今四川省内,但地图上没找到),还没到任,传言外敌将入寇,当地长官调兵筑城,日夜不息,搞得人心惶惶。朝廷闻报,急调陕西驻军往蜀戍守,络绎不绝;又下诏催张方平尽快赴任,并准许他相机行事。张方平说:此必妄也。路遇戍卒,都打发回去,其他工程也都命令一切停止。当时正赶上上元节张灯,他下令城门三夜不闭,又将首先造谣的人抓住,在边境上枭首处死,其余同党则全部流放,蜀人遂安。
  以三司使召回。不久,以工部尚书帅秦州(治今甘肃省天水市)。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张方平可算一名作家,能入中国作家协会,更宽泛一点,可以叫做文人。那个时候有个缺点,往往要文人去领兵打仗,我们都明白,虽然文人与软弱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它们并列的时候居多,宋代的积弱与此不无关系。
  仁宗嘉祐六年(西元1061年)十一月十四日,谏官司马光上《论张方平状》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西北边境曾有讹传,说西夏将大举进犯。此时张方平的具体职务是:秦凤路(辖今甘肃、宁夏的大部,以及青海、四川、陕西等省的部分)经略安抚使,兼秦州知州。张方平听到,惊慌失措,闭门登城,如临大敌,并不探知究竟,即移牒临路,请求支援。永兴军以西的部队几乎全被调发;而邻近边境的百姓,闻之惶惶不可终日,关陇地区骚然。张方平紧接着又飞奏朝廷。朝廷立即派员调查,却发现根本没那回事。
  司马光认为,张方平身为朝廷大员,关系一方安危,其举措行为,众所瞩目,却这样胆小怕事,举止轻率,万一边境真有紧急,肯定要坏事。恐怕西夏听到,反得以窥探将帅深浅,更有轻我之心。望朝廷将张方平治罪,严加谴谪,再选明智沉勇者,以代其任。
  朝廷没有采纳。当时曾公亮替张方平辩解,说:兵未出塞,怎么能叫轻举?寇不得来,是因为方平有备;倘若加罪,今后边臣再不敢有所防备了。
  同月,司马光又上《论张方平第二状》 ,说将帅是成败的关键、安危的根本,决不可任非其人。如今张方平举措轻率,震骇一方,传笑天下,没有才能,明明白白,而朝廷还要掩盖包庇,全然不问。将帅能与不能,就怕搞不清楚,既知道他不能胜任,还要任命如故,臣诚愚戆,真的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人以为张方平虽失于仓促,但只不过是防御过度;如果因此加罪,恐怕今后边臣再听到敌人进犯,都不敢做防备了。臣窃以为不然。所谓防备,是指平常没事的时候,精选将佐,训练士卒,加固工事,修整武器,审问间谍,深入侦察,使随时都好象有敌人要来似的。这样,即便凶悍之敌也不能侵犯;万一有犯,也可以坐而制之,哪至于这么狼狈。听说张方平在秦凤路,自视甚高,倨傲无礼,下情壅塞不通,门、墙之外的事,人人可欺,更何况是兵民喜忧、戎狄真伪,张方平从哪儿知道去。因此会听信谣传,惶恐失措,内惊扰诸郡,上震动朝廷。像这样还不责罚,还要律法做什么。臣所以区区进言不止,是责张方平的无防备,而不是做防备。伏望朝廷察臣前后所言,明治张方平的罪,贬谪远方,以儆封疆之臣,使做好防御工作,不敢骄傲懈怠,像张方平那样。
  朝廷还是没有采纳。不久,司马光再上《论张方平第三状》 ,说:臣窃闻拓拔亮祚(西夏主、元昊子,也作拓跋谅祚)渐渐长大,其人猖狂好战,常规以外,贪得无厌;董氈(宋夏边境一带的少数部族首领,宋方授予其官爵,以为羁縻)的凶悍、狡猾,比起他的父兄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朝廷授予的官爵不能遂他的意愿,他就心存怨怼,与契丹结为婚姻,阴相表里,此事朝廷当旰食而忧。秦州地处西夏、契丹之交,为陕西四路之首,军、马、民、夷,最为繁多,却让一怯懦轻率的人去掌管,这是把猪羊放在虎狼的必经之路,臣窃为国家感觉到危险;况且张方平其他才能,素无所长,只以文学搞到现在这样的位子,其奸险贪猥,士所共知,不可使之守边,昭然若揭,而朝廷还要掩盖他的过错,曲加保全,爱一人而失一方,臣窃以为错。伏望朝廷不以边事为小事而轻忽,尽快将张方平治罪,严加谴谪,另择明智沉勇懂军事的人,以代其任;否则,非要等到边境有警才肯撤换,那时敌人恐怕已深入我境了。
  张方平虽然远在秦州,但谏官司马光的接连弹劾,他也全都曲折听到。虽然有老朋友曾公亮的竭力维护,但他毕竟还不是没皮没脸的人,终于方平不自安,请知南京。仁宗嘉祐七年(西元1062年)八月初十日,以张方平知应天府(即南京,治今河南省商丘市南)。
  我们都清楚,司马光对张方平的弹劾,并非有什么个人恩怨,不过是职责所在;他认为自己身为谏官,为了国家的利益,理当如此,如果因此得罪了人,那也是履行职责,必须付出的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