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二十章 公主的不幸婚姻  

2011-10-12 10:08:27|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章 公主的不幸婚姻
  
   如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就是一出包办婚姻的悲剧。悲剧的制造者,正是公主的父亲——仁宗皇帝。
  
   事情得先从仁宗的生母说起。
  
   我们都知道,仁宗的生母是李宸妃。李宸妃入宫之初,是章献皇后的侍女;章献皇后无子,仁宗还在襁褓中的时候,章献皇后就拿来作了自己的儿子。仁宗即位,奉章献为太后。人们害怕章献太后,没人敢说穿,所以终太后之世,仁宗都不知道自己不是太后的亲生。李宸妃先于章献去世,去世后殡(停柩待葬)于洪福院。太后曾让人找到李宸妃的弟弟李用和,封给官职。太后崩,有人才敢跟仁宗说:陛下乃李宸妃所生,妃死以非命。仁宗听了号啕大哭,好多天不上朝,下哀痛之诏自责,并尊李宸妃为皇太后,追谥壮懿。亲至洪福院祭告,将李宸妃陪葬真宗的永定陵,并建庙,名奉慈。又在景灵宫建神御殿,就是纪念堂,名广孝。庆历中改谥章懿,升袱太庙。接着拜李用和为彰信军节度使,检校侍中,已经是宰相一级的待遇。做完这一切,仁宗仍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生母,看看再没什么可以厚待其家,于是再作出一项决定,把兖国公主,嫁给李用和的儿子李玮。
  
   兖国公主是仁宗的长女。我们知道,仁宗共有十三个女儿,其中九个早亡。兖国公主生性机敏聪慧,而且极其孝顺。仁宗有一次得了病,公主左右侍候,赤着脚望天长叹,请以己代。所以仁宗很宠爱这个女儿。
  
   异辈之间的婚姻在宋代已经为世俗及法律所普遍禁止。李玮与兖国公主的结合,显然是表叔娶了表侄女。这种实例即便在宋代皇室的婚姻中也属绝无仅有。 仁宗真是昏了头。
  
   公主与李玮的婚期,在仁宗嘉祐二年(西元1057年)的八月初四日。 婚礼的主持者,我们一点也不陌生,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文学家欧阳修。当时欧阳修长礼台,任职太常礼院,是一把手。在操办兖国公主的婚事时,欧阳修与礼院诸博士订正婚姻的礼仪,颇循古制。
  
   但欧阳修的名气和正确的礼仪,对于公主的婚姻并无任何帮助。到仁宗嘉祐五年(西元1060年),两人的婚姻已经难以为继。
  据说李玮貌陋,长相不大对得起人;而且性朴,禀性质朴,大约就是寡言少语,不大会讨女人的欢心。这些当然不是李玮可以选择。可公主本来具备选择的资格,对诸多的事情,包括自己的驸马。而他的皇爸爸却偏偏选择了李玮。问题就出在这儿。
  
   自从出嫁,公主对李玮,常以庸奴视之,完全把丈夫当一下人看待。公主的乳母不仅不加规劝,而且从中挑拨离间。于是有人乘虚而入:梁怀吉等在公主阁内做事,公主喜欢他。
  
   公主曾与梁怀吉等闲饮,这在当时当然已属越礼。李玮的母亲杨氏偷窥。公主大怒,对杨氏大打出手,殴伤杨氏。
  
   偷窥固然有失磊落,但公主越礼与下人一起饮酒,又出手打人,更是大错。
  
   但公主毕竟是公主。公主深夜叫开皇城大门,跑到宫中向她的皇爸爸哭诉。李玮很害怕,慌忙自责。嘉祐五年(西元1060年)九月二十四日,诏降李玮为和州防御使,并与外任。第二天,又下诏免于降官,只罚铜三千斤,仍留京师。二十七日,右正言王陶说:今公主夜归,未辨真假,就为通报上奏,开门接进,直入宫中,毫无防备,请将所经皇城宫殿内外监门使臣,都送开封府治罪。知谏院唐介、殿中侍御史吕诲等也就此事进言。仁宗都不予答复。
  
   十月初五日,诏兖国公主宅都监梁全等,并置远小处;监当梁怀吉发配西京洒扫班;今后公主宅不再设都监,另选内臣四人,负责宅内事务;入位祗候都不得与驸马接坐。当时台谏官都说公主宅内臣过多,且有人行为不够谨慎,仁宗不愿深究,所以有此诏命。
  
   这显然已是从轻发落。但公主仍不满意。公主在宫内大使性子,一会要上吊,一会要投井,一会又要纵火烧屋,以此要挟她的皇爸爸,一定要他召回梁怀吉等人。仁宗不得已,又把某些人重新召回。
  
   由《论公主宅内臣状》 我们得知,此前曾有圣旨,令召前管勾公主宅内臣二人,重回本宅。司马光与杨畋、龚鼎臣同有论奏,认为不当,但未蒙允纳。司马光说:臣闻父之爱子,教以义方(做人之正道),弗纳于邪。公主生于深宫,年齿幼稚,不更(经历)傅姆(教管贵族子弟的老年妇女)之严,未知失得之理,臣谓陛下宜导之以德,约之以礼,择淑慎长年(年纪大)之人,使侍左右,朝夕教谕,纳诸善道,其有恃恩任意,非法邀求,当少加裁抑,不可尽从,然后慈爱之道,于斯尽矣。显然在司马光看来,公主有过错,而皇帝对女儿过于迁就。又说:此二人向在主第,罪恶山积,当伏重诛。陛下宽赦,斥之外方(远方)。中外之人,议论方息,今仅数月,复令召还。道路籍籍(喧盛、显赫的样子),口语(言语、毁谤)可畏,殆非所以成公主肃雍(庄重和谐)之美,彰陛下义方之训也。
  
   嘉祐七年(西元1062年)二月初四日,司马光上《论正家上殿劄子》 ,他举了两个例子,其一,太宗皇帝时,姚坦任兖王的属官,王有过失,姚坦就竭力谏正。王及左右都觉得他碍事,左右就教王装病,一个多月都不上朝。太宗很担心,召兖王的乳母进宫,问王的日常起居。乳母说:王本来没病,但因姚坦约束得太严,王行动不自由,就郁郁成疾。太宗大怒,说:朕选端正之士做王的僚属,就是要使教导为善,现在他不仅不能纳谏,还要装病,要让朕赶走正人,只图自己方便,这可能吗!王年纪轻,想不出这种馊主意,都是你们教他的了!命人揪至后园,杖之数十。又把姚坦召来,慰勉了一番。其二,齐国献穆大长公主,是太宗皇帝的女儿、真宗皇帝的妹妹、陛下的姑姑,身份可谓高贵。但献穆公主仁孝谦恭,有如出身寒门,奉李氏宗亲,极尽妇道;爱重他的丈夫,从不嫉妒忌恨。至今为天下称誉,妇德以献穆公主为首。司马光然后说:臣谓陛下教子以义,宜以太宗皇帝为法;公主事夫以礼,宜以献穆公主为法。
  
   似乎只是些家长里短,但远没那么简单,因为我们都清楚,帝王的家事即国事。显然作为当事人,公主处于强势,李玮处于劣势;而就有无过错来说,过错在公主。
  
   司马光的建议,当然指向过下去。但公主的婚姻已经无法维持。
  公主从此不再进入内室,就住在厅堂,白天晚上地不睡觉,一会要自杀,一会突然又要跑到外边去,看情形似乎已经精神失常。
  
   二月二十五日,诏兖国公主进宫;安州观察使、驸马都尉李玮出知卫州;李玮的生母杨氏,归李玮的哥哥李璋奉养;公主的乳母韩氏出居外;公主宅勾当内臣梁怀吉归前省;各色祗应人,一概散遣之。
  当初,左右将公主的情形传入宫中,苗贤妃曾与俞充仪谋划,让内臣王务滋管勾驸马宅,找寻李玮的把柄。但李玮为人一向谨慎,王务滋一无所获。王跟苗、俞二人说:只要有圣上的旨意,务滋请以一杯毒酒了结了他。苗、俞二人对仁宗说了,仁宗不作声。不久,仁宗与皇后同坐,俞又说了一遍,皇后说:陛下念章懿太后,所以李玮得娶公主,现在怎么能这么做!务滋之谋终于没有施行。不久就有了以上的诏命。
  
   二月二十八日,司马光上《论李玮知卫州状》 ,说陛下当初追念章懿太后,所以把公主嫁给李玮,以巩固姻亲,富贵其家;现在因为公主的原因,让李氏母子离析,家事流落,老少忧惧,几不聊生,这岂是陛下当初结为婚姻的本意?最近章懿太后的忌日,陛下看奁中故物,想到平日在一起的生活,独能无雨露之感、凄怆之心吗?臣愚以为陛下宜且留李玮在京师;公主宅祗应人等,除有过错的处流放外,其余都令照旧;储备什物,暂且不动。过些日子,陛下再慢慢教导教导,没准公主回心转意,愿意重新回去,那样,朝廷内外,无不释然。如果公主一定不愿再回李家,那么闹到今天这个局面,都由公主恣意而为,无所畏惧,多次违背君父之命,欺凌轻蔑夫家,怎能只让李玮受斥逐出外,而公主的待遇却毫发无损。这不是所以示天下至公之道。
  
   三月初五日,兖国公主降封沂国公主;安州观察使、驸马都尉李玮改建州观察使,依旧知卫州。
  
   公主回到宫中以后,仁宗多次派人抚慰李氏,赐李玮黄金二百两,跟他说:凡人富贵,亦不必为主婿也。”——人要富贵,也不一定非得做驸马。李璋比李玮聪明,一听就明白了,上奏说:家门祚薄,弟玮愚騃,不足以承天姻,乞赐指挥。”——家门无福,弟弟李玮愚蠢痴呆,不配当驸马,一切谨遵安排。仁宗准许他们离婚。
  
   这桩不幸的婚姻按说到此已经结束,但皇帝又继续制造了不幸。——时间既久,仁宗又将李玮召回,让他继续当他的驸马都尉如初。熙宁三年(西元1070年),兖国公主薨,年仅三十三岁。李玮因奉主无状,贬陈州。我们可以想见两人在一起时的沉默,以及公主的郁郁而终。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