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二十二章 帝国的财政  

2011-10-13 09:20:03|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二章 帝国的财政
  
   仁宗嘉祐七年(西元1062年)七月,司马光上《论财利疏》 ,专谈帝国的财政问题。
  
   上此奏疏的起因,是这年春天一场旷日持久的干旱。因为干旱,皇帝忧劳于内,公卿惶恐于外。
  
   司马光以为,这都是公私之积向不充实,因此一遇饥馑,就无以应对。他问道:即不幸有大水大旱,方二三千里,戎狄乘间而窥边,细民穷困而为盗,军旅数起,久未有功,府库之蓄积已竭,百姓之生业已尽,陛下当此之时,将以何道救之乎?意思是说万一国家不幸,遇有大范围的水旱灾害,其时外敌窥伺,盗贼横行,军队屡败,国库空虚,民间困乏,陛下拿什么来拯救这个国家。他提醒皇帝:国家对这个问题应及早考虑,如果事到临头才想对策,那就太晚了,因为圣贤之治,都是日积月累,然后才有成效;想要天下家给人足,当然不是一天之内就能办到。
  
   至于解决的办法,用司马光的原话表述就是:然则为今之术奈何?曰在随材用人而久任之,在养其本原而徐取之,在减损浮冗而省用之。”——那现在有什么办法呢?一,随材用人,久于其任;二,蓄养基础,徐徐提取;三,减少冗费,节约开支。
  
   何谓随材用人而久任之?司马光解释说,人之材性,各有所宜,所以国家应就其所长而用之。现在国家用人却不这样,不问材性所堪,只问出身及资历。国家所以用度匮乏,就是没找对管理财政的人。官员要长期从事某项职业,适合与否才能搞清楚,业绩也要长时间从事,才能做得出来。陈恕在先朝任三司使十多年,至今大家谈起擅治财赋者,仍首推陈恕。是陈恕才智如何超常吗?大约只是因为他能够长期担任那个职务。至于副使、判官,能胜任的,当时也未多次更换。因此先帝屡行大礼,东封泰山,西祠汾阴,广修宫观,而用度仍有盈余。这都是用人专一,任职久长的缘故。近年来,三司使、副使、判官,大多任用文辞之士,文辞之士通晓钱谷的固然有,但往往不能专心;而且调动频繁,臣曾判三司度支勾院,前后不过才两年,上自三司使,下至检法官,都换了个遍;更有甚者,都换了好几任。
  
   朝廷应精选通晓钱谷的官员,不问其出身,或进士、或诸科、或门荫,先让他从小事做起;有业绩就让他权发遣三司判官事;满三年考核,实效显著,然后得任权三司判官事;又三年,仍有实效,才得任正三司判官;无实效的,退归常调,不再收用。各路转运使,也使久于其任,有实效的,或自权(代理)转为正,或自转运副使升为转运使;无实效的,也退归常调,不再收用。每三司副使有缺,就从三司判官及各路转运使中,选择功效卓著者补充;三司使有缺,也从副使中选人补充。三司使久于其任,能让用度宽裕、公私富足的,增其品级,使与两府官员等同,但职任不变。这样,将来用度盈亏,都由他负责,不得推诿,就必然要做长久的规划了。
  
   在司马光看来,国家财政出现危机的根源,是国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才,又不能让合适的人才长期任职。
  
   何谓养其本原而徐取之?司马光解释说,善于理财的人,养其所自来,而收其所有余,所以用之不竭,上下富足;不善于理财的,正好与此相反。农工商贾,财之所自来,农民尽其力,田地就会高产,粮食就会有余;工匠尽其技,所产器物就会结实耐用,器物就会有余;商贾流通,互通有无,钱币就会有余。彼有余而我取之,即便多点也无妨。若让勤于稼穑的逸乐,游手好闲的困苦,农民就要尽力了;让结实耐用的获利,伪劣侈靡的卖不出,工匠们就要尽技了;公家的利益,抓大放小,近散而远收,商贾就要流通了。农工商贾皆乐其业、安其富,那公家还要什么而不得呢。
  
   农民租税之外,国家不应再有干扰。最重的衙前役,当募人去做,轻重互补;不足部分由坊郭(城镇)的上等人户承担。其余轻役,再交由农民去做。丰年政府平价收购,使粮有所归;凶年则按名册优先赈济农民。有能自力开荒、产粮多的,不计入家庭财产,国家不征税。这样,粮食受到重视,自会起到劝农的目的。
  
   工匠们以时俗的好恶为好恶,时俗重实用轻伪劣,工匠们就变而从之了。时俗以在上之人的好恶为好恶,在上之人好朴素恶淫侈,时俗就变而从之了。隶属官府的工匠们,也应择人监督,以工致为上,华靡为下,上刻工匠姓名,以优劣定赏罚,取其实用不取其数量,则器物无不精美。
  
   商贾逐利而已,现在朝廷想尽办法变更法令,自食其言,夺其利益,无利可图他们必然要弃此业而从他业,朝廷又如何能阻止?抛弃茶盐,税收减少,都因为此,朝廷又能得到些什么?善于理财的人绝不这样,他们将取之,必先予之,将敛之,必先散之,因此虽日计之不足,而年计之有余。这是白圭、猗顿都明白的道理,国家选贤择能去理财,难道还不如白圭、猗顿吗?问题就出在国家任之不久,因而他们只求短期效应,不做长远打算。
  
   与此相对的是杀鸡取卵、涸泽而渔。而司马光所说的养其本源,很类似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宏观调控,显然,他认为这样,社会财富就会不断地生长出来。
  
   何谓减损浮冗而省用之?司马光解释说,过去太祖初得天下时,只有一百一十一个州,江南、两浙、西川等富饶之地,皆为异域。又承五代荒乱之余,府库空竭,豪杰棋布海内,戎狄窥伺边境,戎车岁驾,四方多虞。当此之时,内给百官,外奉军旅,扫除残余,赏赐巨万,也未曾听说用度不足,像今天这样紧迫。以开国之初的狭隘艰难,用度应不足而有余,以今日的广大安宁,用度应有余却不足,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浮费太多。司马光归纳如下:
  
   一、赏赐过滥。
  
   这倒不是说皇帝本人生活奢侈,相反,仁宗相当俭朴。仁宗去世前一月,中书省、枢密院在福宁殿西阁奏事,大臣们看到仁宗用的帷幄、褥垫,都很破旧,很久没换了。仁宗看着宰相韩琦等人,说:朕居宫中,自奉正如此耳。此亦生民之膏血也,可轻费之哉?”——朕在宫里,就这么艰苦朴素。这些也都是天下百姓的膏血呀,我能随随便便耗费吗?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仁宗的作为,看上去不像是政治作秀。
  
   但左右、宗戚、贵臣,往往请求无厌,丐贷不耻,甚者或依凭诏令以发府库之财,假托供奉以糜县官之物,真伪莫辨,多少不会。就是说他们请求不断,更有甚者凭借诏令攫取国库,假托供奉浪费公款,真假不辨,多少不计。而仁宗圣度宽容,不欲拒塞,恶闻人过,不加案诘,至于颁赐外廷之臣,亦皆逾溢常数,不循旧规。意思是说仁宗禀性宽容,不愿拒绝,也不喜欢闻人之过,不加追究,甚至对外臣的赐予,也都超越常规。这些都是因为仁宗的不忍而好予
  
   二、人类日繁、游手日众、风俗日奢。
  
   宫中及贵臣的奢侈自不必说。内自京师士大夫,外及远方之人,下至军中士卒、畎亩农民,衣服饮食器具用度,与数十年之前相比,皆华靡不实了。过去的一切,在人们眼里,皆以为鄙陋而可笑。司马光说:夫天地之产有常,而人类日繁;耕者寖寡,而游手日众;嗜欲无极,而风俗日奢,欲财力之无屈得乎哉?”——天地所出产是一常数,而人口越来越多;农民越来越少,而游手好闲的人越来越多;嗜好欲望无穷,而风俗日渐奢靡,指望财富无止尽,可能吗?
  
   三、杂吏侵吞。
  
   府史胥徒之属,居无廪禄,进无荣望,都以盘剥为生,凡有毫厘之事经其手,非贿赂不可。百姓破家坏产,不仅是官府的徭役使然,大半都落到这些杂吏的手中去了。
  
   四、贪污公行。
  
   国家近年来政令宽弛,百职隳废,上边简慢倨傲不加审查,下边侵夺盗取恣意攫取,因此国家每有营造购买,所费财物十倍于前,而所收功利不及一二,国家财用因此尤为不足。
  
   五、冗官。
  
   自古百官皆有常员,而国家用磨勘之法,够年限就要升迁,日积月累,无有穷尽,以至一个官位就有数百人,俸禄因此有增无减。
  
   六、冗兵。
  
   近年养兵,务多不务精,兵多而不精,用处少却多费衣粮,衣粮费则府库耗,府库耗则赐赉稀,因此不足的岂只是百姓,兵卒也同样穷困潦倒。国家失策,莫过于此。
  
   对策只有一个,就是省。司马光说:凡此数者,皆所以竭民财者也,陛下安得熟视而无所变更邪?”——凡此种种,都在吞噬着百姓的财产,陛下怎能熟视无睹,无所变更呢?又说:臣愚伏愿陛下观今日之弊,思将来之患,深自抑损,先由近始。”——愿陛下看到今日的弊病,想到将来的祸患,厉行节约,先由身边的人开始。
  
   具体如何省呢?针对浮费一,司马光提出,凡宗室、外戚、后宫、内臣,以至外廷之臣,俸禄及赐予,一切都照祖宗旧规办理,不再援用近年的侥幸之例。逾越常分,妄有希求的,一律杜绝,分毫不许;若祈请不已,应严加惩谴,以警其余。针对浮费二,司马光提出,凡文思院、后苑作所做一切奇巧珍玩之物,不急而无用的,全部罢省;内自嫔妃,外及宗戚,下至臣庶之家,敢以奢丽之物夸耀攀比,及贡献贿遗以求悦媚的,也明治其罪,并焚毁其物于四达之衢;专以朴素为天下表率,以矫正风俗。针对浮费六,司马光提出精兵。浮费三、四、五都是用人问题,针对它们,司马光提出,任用廉良,屏退贪残,保佑公直,消除奸蠹,澄清庶官,选练战士,不禄无功,不养无用,如此行之,久而不懈。
  
   这一条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节流。我们已经看到,节流只是司马光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针对财政管理的各自为政,司马光说:食货,天下之急务,如今天下穷乏如此,而宰相不以为忧,恐怕是以为不关自己职责的缘故。请另置总计使之官,由宰相统领,凡天下金帛钱谷隶于三司,及不隶三司,如内藏库、奉宸库之类,总计使皆得总管。小事则官长专达,大事则与总计使商议后施行。年底将出入数目向总计使汇报。总计使量入以为出,若入少出多,总计使查明究竟,找出可省的费用,奏闻省去;保障每年有三分之一的节余,作为储备,以应付不时之需。凡三司使、副使、判官、转运使及掌内藏、奉宸等库的官员,皆交由总计使察其能否,考核功绩,奏闻后进行赏罚。若总计使久试无效,则请陛下罢退,另择他人。当时的宰相只管行政,财政主要由三司负责,但内藏库和奉宸库不属三司的管辖范围。统一管理无疑可以提高效能。

 

===============================================================================================================

 

就司马光与王安石简单说两句
  
   就个人品格来说,两人都堪称泰山北斗,就我的生活经历来说,我没有看到过他们那样的人,或许他们只能出现在那个时代,在我们这个时代,那种人已经绝版了。
  
   举个例子,当时司马光被任命为知制诰,我们都知道,那几乎是通向宰相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做了知制诰,下一步就很可能会做到宰相,但司马光拒绝了,辞让的奏章达九道之多,最终辞掉了。无独有偶,王安石被任命为修起居注,也是一再辞让,有一次王安石就躲进了厕所,负责送达任命书的内侍没办法,把任命书放在办公桌上掉头就走,王安石不得不出来了,他让人追上去把任命书还掉。现在,我从没听过谁不肯接受高级任命,听到多的只是如何跑官,如何如何地送钱。我不得不说,真是有天壤之别。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