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二十三章 题名谏院  

2011-10-13 10:00:51|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三章 题名谏院
  
   仁宗嘉祐七年(西元1062年)十二月左右,福建路提点刑狱王陶奏:据福州调查,陈烈因为妻子林氏患有疾病,又瘦又丑,就把她打发回家了,十年之间,不闻不问,可见陈烈贪得卑下,阴险狡诈,品行道德,一无是处,请追夺前后所受一切恩命。
  
   之前,因为欧阳修的举荐,召陈烈为国子直讲,就是国子监的教师,但陈拒绝了。
  
   陈烈何许人?
  
   史书上说陈烈字季慈,福州(治今福建省福州市)侯官(福州州治所在)人,性格耿介孤僻,但笃于孝悌。居亲丧,一连五日,滴水不进;从壮年到老年,仍侍奉不辍,一如在世时。学问品行,端正谨慎,一言一行,遵循古礼。平日家居,终日默默,对童仆有如宾客。乡人敬重他,行冠婚丧祭大礼,都要请而后行。从学的人常有好几百。贤父兄训导子弟,必举陈烈言行以为示范。曾获推举去京师应试,但没有通过,就不再考了。有人劝他谋个官职,他说伊尹守道,成汤三次厚礼征聘;吕望既老,文王载之俱归。现在的天子仁圣好贤,有成汤、文王的仁心,难道就没有先觉如伊尹、吕望的吗?可是仁宗屡屡召他,他都不去,大家询问缘故,他说自己的学问还没完成。公卿大夫、郡守、乡老交章称其贤。嘉祐中,除任本州州学教授,不赴。随后,就得到了欧阳修的举荐。
  
   从以上的记载来看,福州地方的报告,基本事实应该不会有错,但似乎只是原告的口吻,而不是一个客观的判断。事情虽然过去了近千年,但近千年来,人性的变化微乎其微。妻子与父母、兄弟,对男人来说,从来都是一块跷跷板的两端,古往今来的男人们,都试图在两端之间,作出选择或者平衡。我们可以推断出陈烈会做什么样的选择。陈烈对待妻子可能都不如对待童仆好。修、齐、治、平的儒家观念,是一种层层递进的关系,要是后一个环节,比如齐家,出了问题,那就必然是处于前一环节的修身有毛病。这大概就是王陶的逻辑。
  
   《宋史》的面世是在元代,后世的我们自然有作分析的凭借,但司马光没有。十二月十八日,谏官司马光与同僚共上《言陈烈劄子》 ,说臣等与陈烈素不相识,不知其人究竟如何,但见国家常担心士人不修名节,因此才举荐了陈烈等人,以勉励风俗。如果陈烈的平生操守出于诚实,虽有呆滞迂阔的行为,不能合于中庸之道,但仍不失为守节之士,也应予以保全,怎可毁坏挫辱,疾之如仇?如果其人内怀奸恶,败坏名教,外饰诈伪,沽名钓誉,那么朝廷过去认为是有道之士,破格录用,现在却丑行暴露,这对朝廷来说,也是大羞辱,起初举荐他的人,又怎能置而不问?臣等希望陛下派邻路的负责人,再行考察其人平生事迹、善恶虚实;或者选派公正的官吏,要通儒术、识大体的,重新审理此案。如果情形并不严重,不过是夫妻间的不和睦而已,就让他们离婚好了,大概洗刷过错,仍不至留下恶名,又可使四方节行之士,不必担心遭遇横辱,得以怡然乡里;如果其人确有丑恶行径,败乱名教,就应严厉责罚,并治举荐人的罪,以明至公。
  
   从中我们还可以读到当初欧阳修的举荐词:好学笃行,动遵礼法,乐道养志,名闻京师。

我们已经看到,身为谏官的司马光所关心的,是国家行为的社会效果,因此他建议对这样一个好有影响的人的处理,要格外谨慎。因为这个奏章,朝廷才没有照王陶说的办,陈烈也因此得以保全。我们都知道,司马光救下的不仅仅是陈烈这个人而已。
  
   早在八个月前的四月十五日,因为司马光的一再辞让,他被改任为天章阁待制,五月初一日,又命仍知谏院。五月十一日,司马光曾上《上殿谢官劄子》 ,他语重而心长地谈到谏职:
  
   臣光伏蒙圣恩,除天章阁待制兼侍讲,仍知谏院。臣窃以为方今(当今)国家之得失、生民之利病,大要不过择人、赏罚、丰财、练兵数事而已,行道之人,粗有智识者皆知之,患在朝廷不尽闻,虽闻不力行耳。朝廷不尽闻,此谏官之罪;闻而不力行,则非臣等之所及也。凡此数事,臣前忝谏官,已尝略为陛下言之,今陛下寘臣于侍从之列,留臣以谏争之职,恩施愈隆,责望愈重,臣有生安敢受?有言安敢隐?伏愿陛下择其事之要重者,特留圣心,则天下幸甚。不然,臣虽朝夕侍前,徒污名位而费廪禄,于公家之用果何益也?取进止。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其实对于国家的弊病,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都有清楚的认识,也都希望有所变革。司马光认为一位尽职的谏官,就是把那些弊端都讲出来,他希望朝廷在听到以后努力去做,早作变革。
  
   在做谏官的那些年里,司马光曾记下一个不眠的秋夜:
  
  《秋夕不寐呈谏长乐道龙图》
  雨气生烟晕,
  霜寒入漏声。
  疏篱过萤影,
  腐叶掩虫鸣。
  丘壑(指隐逸)违初愿,
  簪裾徇外荣。
  丹心终夜苦,
  白发诘(次日)朝生。
  恩与乾坤大,
  身如草木轻。
  何阶致明主,
  垂拱视升平?
  
   我们可以从诗中读到那个秋夜的雨气、霜寒、流萤,以及虫鸣,司马光在那样一个夜晚,因为想到要对国家有所裨益,竟至无法入眠、生出白发。
  
   嘉祐八年(西元1063年),谏官司马光写下以下的文章,它将被后世的散文家一再提起——
  
   谏院题名记
  
   古者谏无官,自公卿大夫至于工商,无不得谏者。汉兴以来,始置官。夫以天下之政、四海之众、得失利病,萃于一官使言之,其为任亦重矣。
  
   居是官者,当志其大,舍其细,先其急,后其缓,专利国家而不为身谋。彼汲汲于名者,犹汲汲于利也,其间相去何远哉!
  
   天禧初,真宗诏置谏官六员,责以职事。庆历中,钱君始书其名于版,光恐久而漫灭,嘉祐八年,刻著于石。后之人将历指其名而议之曰:某也忠,某也诈,某也直,某也回。
  
   呜呼!可不惧哉?
  
   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谏官的前世今生、司马光对于谏职的看重,以及他认为自己应当坚持的职业操守。
  将自己的名字刻石,大概只有史家才会这样做,司马光让人将自己名字刻进石壁的时候,他想到了后世的指点:谁谁谁忠诚、谁谁谁狡诈、谁谁谁率直、谁谁谁奸回。并因此而敬畏——“呜呼!可不惧哉?对自己从事的职业心存敬畏,这种敬畏我们今天已经很难听到。历来的散文家所以重视这篇文章,我想一个基础性的因素,就是它绝非虚言,完全是出于真诚,他只是写下他心里真实的敬畏。
  
   有一个细节颇能说明司马光的真诚。当时,官员们每逢冬至、夏至等节气,都要互相致贺,但大多并不亲自去。有一位就派人牵着马嚼子,每到一门就敲几声,然后留下刺字——相当于今天的名片,表示已经亲自来过了。有人知道那是作假,就跑出去看,仆人说:适已脱笼矣。而司马光不送门状,他说:不诚之事,不可为也。

++++++++++++++++++++++++++++++++++++++++++++++++++++++++++++++++++++++++++
关于保马法下面是一网友之论述:


 就冗兵一项,司马光反对王安石的保马法,便知他不精军务,同样不知道如何把有限的钱用到刀刃上。
  
  北宋的边患,北有辽国,西有西夏;而要想获得与辽国、西夏的战略主动权,就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因为只有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才能在关外广阔的草原上,与辽和西夏,形成对攻;才能对辽和西夏形成战略压力,才能让辽国的上京和西夏的兴庆对宋朝的骑兵突进形成忌惮,才能变战略守势为战略攻势,才能在战场和谈判桌上握有主动权。
  
  当年统治上百个王国的匈奴实力远在地域有效的辽和西夏之上;但汉武帝发愤图强,对骑兵建设投入巨资;为了保证战马数量,汉武帝不惜颁布法令,老百姓为朝廷养马者可以免除一定的赋税。相关法令配合巨额投资,使得汉朝拥有了一支足以和匈奴匹敌的强大骑兵军团。
  
  汉武帝的数次对匈奴作战,都是在关外广漠的草原上,大家骑兵对骑兵。结果汉精锐骑兵军团羽林军,每每大破曾经在草原上,不可一世的匈奴骑兵;非但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威胁,反而迫使匈奴单于为了躲避汉骑兵军团的闪电袭击,而一再把王庭西迁。
  
  王安石的保马法,便是仿效汉武帝,鼓励老百姓养马,从而保证国家的战马数量。实际上,针对北宋的严重边患,国家无论如何裁军减员,节约军费,一支10万人的精锐骑兵部队,都是必须保持的,这笔军事开支万万省不得。
  
  可饱读史书的司马光,却没有看到这一点,或者故意忽略了这一点;连同保马法一并反对。如果司马光是为了全盘否定王安石变法,而一同否定保马法;那么他就是拿事关千千万万同胞生死的国家军政大计,来解决个人荣辱和恩怨,实在是小人行径。
  
  自王安石之后,北宋包括南宋,就没有哪位朝廷大员再公开提过,要增加战马数量,建设强大骑兵军团的意见了。可以想象,即便是有朝廷的支持,以步兵为主的岳家军,也不可能在关外长驱直入,直捣女真人的老巢黄龙府。到不是因为岳飞能力不及卫青、霍去病,而是没有骑兵的机动性,在关外的草原上,步兵部队根本难以获胜。

药师玄成的个人观点:

就北宋的武器、马匹、军需配置等等都要远高于辽和西夏,但北宋的战斗力很差,为什么呢?我们对比一下现在的中国足球就知道了。首先士兵安于享乐没有斗志,其次文官统军,由于没有实际的战场经验从而使军队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俗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呀!

今天我们的国家在中国国家足球队上的投入不算不多,类似的保马法也曾经尝试过,然而却仍然屡战屡败就是没有抓到关键。

从这一点上讲,我认为司马光反对保马法还是有道理的。我们看看明朝永乐年间,秋福带着大明10万精锐部队远征大漠,由于指挥失当,导致了全军覆没。然后朱棣(军事奇才)御驾亲征,在几乎没有损失的情况下几乎全部歼灭了鞑靼而胜利班师。

在一定程度上讲北宋和周边的西夏和辽国军事实力是只强不弱,差的是军人的斗争和骁勇善战的高级统帅,所以后来势如破竹的金兵遇到了杂牌儿军的岳飞的时候就屡战屡败了,中间岳飞的军事才能占到了一大部分,同时亡国之恨也激发了士兵的斗志,二者非常好的结合到了一起,从而有了一只无坚不摧的“岳家军”,完颜宗弼才发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慨叹。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