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二十四章 帝国的接班人  

2011-10-14 09:38:37|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四章 帝国的接班人
  
   我们都知道,在帝王时代,如果帝国的接班人不能确定,那会带来怎样的腥风血雨,对国家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危险。我们还记得,司马光在并州的时候,曾连上三章,谈到皇帝的接班人问题。仁宗嘉祐六年(西元1061年),司马光再次提起。
  
   这一年的闰八月二十六日,司马光上《乞建储上殿劄子》 ,他说臣在至和三年(即嘉祐元年),任并州通判的时候,就曾三次上奏,请陛下早定继嗣,以遏乱源。那时臣疏远在外,仍不敢隐忠爱死,数陈社稷大计,何况今日侍从陛下左右,又任职谏官呢。国家至大至急之务,无先于此,如舍而不言,却专以冗杂琐细来烦渎圣听,应付塞责,那是臣侍奉陛下,心怀奸邪,罪不容诛。伏望陛下取臣当时所进三状,稍加省察,如有可取,请早下决断,早赐施行。这样,天地、神祗、宗庙、社稷、群臣、百姓,全都受益。只在陛下的一句话而已。
  
   司马光拟好劄子,又上殿当面开陈,仁宗当时可能因为久病体虚,常常缄默不言,执政大臣奏事,也只是点头首肯而已,但听了司马光的话,他沉思良久,说是挑选宗室子弟作继嗣的事吧,那是忠臣之言,只是他人不敢谈及罢了。司马光说臣谈这些,以为必死无疑了,没想到陛下会采纳。仁宗说那有什么,古往今来都有这种事情。然后就让司马光把劄子交到中书省去。司马光说不可以,希望陛下亲自把这个意思告诉宰相。当天,司马光又谈到江淮盐务,因为要汇报,就到了中书省。宰相韩琦问司马光今天还说了些什么,司马光思忖,这是大事,不能不让韩琦知道,想可以借此宣传皇帝的意思,就说是宗庙社稷大计,但不等司马光开口,韩琦就表示,自己已经明白,因此不必再说。

     谈到接班人,韩琦似乎心有灵犀,因为他有相同的主张。
  
   仁宗自至和末得病以来,朝臣多请早立继嗣,但仁宗都没有答应。这样过了五六年,进言的人也日渐懈怠了。韩琦曾建议在宫中设立内学,选宗室子弟恭谨朴实好学上进的,升入内学读书,希望选到仁宗亲近的贤能,以托付国事。韩琦想以此打动仁宗,一有机会就说应早立继嗣。可仁宗说后宫有嫔妃就要生了产,还是等等再说吧。后来生下的都是皇女。一天,韩琦又进《汉书-孔光传》,说汉成帝无嗣,就立了弟弟的儿子,他不过是一中才之主,仍能如此,何况陛下呢?以太祖之心为心,那就无所不可了。
  
   当时,韩琦已经明白司马光要说什么。十天以后,就有诏书,令司马光与殿中侍御史里行陈洙,共同考察行户的利弊。避开众人,陈洙对司马光说:日前陛下大飨明堂,韩琦代理太尉,我为监察,先生随口跟我讲:听说你和司马君实关系不错,君实近曾建言继嗣,可惜没把劄子送中书省,我想重提此议,苦无凭借。行户的利弊,不麻烦先生,只想你见到先生后,转达此意罢了。

     于是,司马光再上《乞建储上殿第二劄子》 ,说汉孝成帝即位二十五年,年四十五,因为还没有继嗣,就立弟弟的儿子定陶王刘欣为太子了。现在陛下即位的年头和岁数都超过了他,怎可不为宗庙社稷深谋远虑?况且,也不是让他正太子名分,只是希望陛下自择宗室子弟仁孝聪明的,认为养子,官爵与住所,与众人略略有些不同,使天下人都知道陛下意有所属,以系远近人心。等将来有皇子出生了,再让他退归本宅,又有什么妨害?这实在是天下安危之根本,希望陛下果断施行。
  
   劄子上呈以后司马光又当面对仁宗说:臣上次进言,陛下欣然采纳,本以为很快就会施行了,结果却没有任何动静。一定是有小人说陛下春秋鼎盛、年富力强,何必急着做这种不祥之事。小人无远虑,只想仓促之际,扶立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人,定策国老门生天子之祸,能说尽吗?仁宗恍然大悟,说送中书省。司马光到了中书省,对韩琦等人说:诸位不趁此机会议定,他日半夜宫中传出一小纸条,说以某人为继嗣,天下没人敢不听!韩琦等拱手,说:敢不尽力!”——怎敢不尽力而为!
  
   接着,陈洙也上奏,请选宗室之贤者,立以为后。奏状发出去以后,陈洙就对家里人说:我今天进了一奏状,论社稷大计,如获罪,重则处死,轻则贬窜,你们要有思想准备。送奏状的人还没回来,陈洙已暴病而亡。

九月二十三日,司马光上《乞矜恤陈洙遗孤状》 ,说陈洙天性忠诚果决,忧公忘私,弥留之际,仍上奏章,朝廷应当予嘉奖,异于诸臣,请依例除任陈洙一子为官,并下诏灵柩所经数州,等陈洙灵柩到来时,派人防护,津送前去,也示朝廷褒直劝忠、善始善终之恩。
  此时,江州(治今江西省九江市)知州吕诲也进言,论继嗣之事。
  
   司马光的奏章已交中书省,宫内又传出来吕诲的奏章。一天,宰相韩琦与同僚在垂拱殿奏事,韩琦把司马光、吕诲的奏章读了一遍,未及说什么,仁宗就说:朕有此意已久,只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就问左右:宗室中谁合适呀?韩琦说:此事非臣等可议,当出自圣择。仁宗说:宫中曾养二子,小的很纯朴,但近于愚笨;大的可以。韩琦请问名字,仁宗说:叫宗实,今年三十几了。商议已定,正要退下,韩琦又奏:此事甚大,臣等未敢施行,陛下今儿晚上再考虑考虑,明日取旨。第二天垂拱殿奏事,韩琦再问,仁宗说:确定无疑了。韩琦说:此事应循序渐进,容臣等商量除授的官职。当时赵宗实仍居父丧,于是商议起复秦州防御使、知宗正寺。仁宗很高兴,说:甚善!韩琦又说:事情不可中断,陛下既决断无疑,请从内批出。仁宗说:这事哪能让妇人知道,中书省执行就可以了。

十月十三日,起复前右卫大将军、岳州团练使赵宗实,为秦州防御使、知宗正寺。 赵宗实,就是后来的英宗皇帝。
  
   据说英宗出生前,父亲曾梦到两条龙在太阳旁边嬉戏,转眼与太阳一同掉了下来,父亲慌忙用衣服接住,才一寸多点。刚要放进佩囊,忽然又不见了,好半天才发现,在云中了。其中一条像人一样说道:我非汝所有。出生的当天晚上,又见黄龙三四次出入卧室。
  
   听起来相当荒诞吧,当故事听听好了。范镇在记下以上内容之后,也说:岂不神异哉!
  
   荒诞归荒诞,但仁宗的态度,已有了本质性改变。
  
   但问题又来了,赵宗实不肯就职。十一月初八日,赵宗实上表请终丧;表四上,乃从其请。仁宗嘉祐七年(西元1062年)正月二十三日,又命皇侄赵宗实为秦州防御使、知宗正事。但三月初六日,大宗正司说右卫大将军、岳州团练使赵宗实,请交还秦州防御使、知宗正寺的告敕。五月十四日,大宗正司又说右卫大将军、岳州团练使赵宗实,已经缴还秦州防御使、知宗正事的告敕。七月二十二日,右卫大将军、岳州团练使赵宗实,辞秦州防御使、知宗正寺。当然得到的答复只有三个字:诏不许。

七月二十七日,司马光上《乞召皇侄就职上殿劄子》 ,说臣伏见陛下以皇侄宗实知宗正寺,宗实辞让多日,不肯就职,陛下两次遣使者召令受敕,朝廷内外,无不欣喜,以为要不是陛下睿智聪明、深谋远虑、自我决断、施行不疑,哪能做到这样。君王以庇护百姓为仁,以稳固基业为孝,仁孝之道,莫大于此。今陛下可谓一举两得,天下人听到了,怎能不高兴。又爵禄,人所贪恋,往往斤斤计较,趋之若骛,甚至不顾廉耻。现在宗实特受陛下选拔,恩宠有加,而宗实以荣为惧,辞让恳切,前后十个月,不肯接受,其见识操行,一定较常人为贤,更加证明了陛下的知人之明,天下人也因此尤为高兴。但陛下之于宗实,论辈分是父,论尊卑是君,按礼,父亲召唤,不存在答应不答应的问题;君命召见,应当立即出发。今陛下两次谴使者召之,宗实即便不受恩命,也应当入宫晋见,当面陈述,怎能躺在家里,坚卧不起?伏愿陛下再遣身边的内臣,往传圣意,责以礼法,他应当不敢不来;来了以后,陛下再当面敦促,使他知道圣心恳恻,发于至诚,应当不敢不接受。这样,陛下仁孝之德,纯粹光大,本末如一,无以复加。这些本是陛下正在做的事情,而臣又区区进言,只想陛下守之益坚,行之不倦。
  
   由此推断,因为赵宗实的不肯接受,仁宗可能已有动摇。那正是司马光所担心的。
  
   八月初二日,右卫大将军、岳州团练使赵宗实,辞秦州防御使、知宗正寺。许之。当时韩琦跟欧阳修等商量,以为宗正之命既出,立为皇子是迟早的事情,不如遂正其名。欧阳修也认为如果立为皇子,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向仁宗汇报,仁宗似乎更着急,立即表示同意。八月初五日,诏立赵宗实为皇子。八月初九日,赐皇子名曙。但赵曙称病不肯进宫。

 八月二十七日,司马光上《请早令皇子入内劄子》 ,认为负责传达诏命的内臣徒然往返,已是失职,应予责降。而皇子的名分本不是官职,不容避让;赵曙既为陛下之子,礼当朝夕问讯,身为人子,不宜久处外宅。
  
   八月二十七日,赵曙乘肩舆进宫。
  
   此前,身边的人问赵曙为什么不愿进宫,赵曙说只为避祸罢了。那人说您现在可能已经大祸临头了,要是您坚决不肯接受,大臣们请以他人为皇子,到时候您还能平安无事吗?赵曙急忙爬起来,说:吾虑不及此。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