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二十六章 遗 赐  

2011-10-17 10:06:10|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六章
  
   英宗即位的第十二天,即嘉祐八年(西元1063年)四月十二日,内出遗留物赐两府、宗室、近臣、主兵官,数量不等。富弼、文彦博当时居丧在家,也遣使去家里赐给。我们知道,这不过是显示皇恩浩荡的例行赏赐而已。
  
   此前的四月初二日,三司奏乞内藏库钱百五十万贯、紬(粗绸)绢二百五十万匹、银五万两,助建仁宗陵寝及用于赏赐。从之。 我们都知道,三司主管国家财政,但内藏库除外。国家显见的已是捉襟见肘。
  
   四月十五日,司马光上《言遗赐劄子》 ,说臣见圣上以先帝的遗留物恩赐群臣,如臣所得,已有近千缗,何况名位渐高,所受赏赐愈厚。举朝上下,所费何止万万。国家用度一向窘迫,如今又遭大丧,累世所藏,几乎扫地。传闻外州军官库无钱之处,有的就向民间借贷,以供赏给,一旦催迫,就逼以棍棒。当此之际,群臣怎么忍心接受这些厚赐。何况将来陵寝所需,还全无着落,国使往来,也要供应,万一再有水旱之灾、军旅之虞,不知朝廷将如何应对?若国用不足,必定重敛于民,民已困穷,何以应命?饥寒交迫,必为盗贼。这是国家安危之本,希望陛下能深思熟虑,别以为是小事给忽略了。臣当然知道乾兴之际(指仁宗即位时),曾有这种旧例,但当时所赐,恐怕也不至这么多。更何况当时国库富实,如今却衰耗殆尽,十无一二,怎能只说旧例,而不考虑增减?身为臣子,共图国事,为股肱、为耳目,好比就是一体,安则俱安,危则俱危,难道还要等多得些金银珠宝,才肯效忠尽力吗?这恐怕不是待遇士大夫之道。如今先皇驾崩,天崩地坼,举国哀痛,群臣各迁一官,不必磨勘,恩泽已厚,实在不忍心再受物赐,借公家之祸,为私家之利。伏望圣上许令侍从之臣,各随己意,进奉金帛钱物,以助陵寝之费。如此则君恩下布,臣诚上达,上下相爱,和睦融洽,既可减轻老百姓的负担,又不至伤到国家的体统。

      皇帝赏赐多好啊,金银珠宝谁不喜欢,笑纳才对呀!这就好比公务员的年终发双薪,哪个不是欣欣然,没心没肺的样子,没听说有谁主动不要的。而司马光就提出来了。那个时代还没有发行国库券,因此只能是这种捐款捐物。司马光没有请皇帝不要赏赐,而是请皇帝同意群臣可以随意捐献,皇帝赏赐下来,群臣再进献上去,皇恩浩荡,群臣仁义。看来确是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但皇帝还是不能同意。四月十九日,司马光又给执政大臣们呈上了一份《申堂状》 ,这实际就是一封倡议书:
  
   右光今月十五日,曾具劄子奏闻,以群臣受大行皇帝遗留物过多,乞许令进金银钱帛,以助山陵之费,至今未闻降出,盖主上谦让,未欲开允。伏望参政侍郎、集贤相公、昭文相公表率百僚,首先进献,以济今日用度之急,抑向去侥倖之源,天下生民,不胜幸甚。谨具状申闻,伏侯台旨。
  
   我们看得很清楚,司马光所以发出这样的倡议,是担心皇帝谦让,不好意思,因此希望执政大臣们,能够作个表率,带个好头,首先进献。至于进献的目的,一是解眼下的燃眉之急,这不必解释;二是抑将来的侥幸之源,就是让那些总惦着国家赏赐的人,干脆断了那个念头。
  
   四月二十一日,司马光再上《言遗赐第二劄子》 。从中我们知道,对于前一劄子,皇帝没有批复。司马光曾与同僚一起向有关部门交纳钱物,结果以乾兴中并无此例为由,不让接收。司马光似乎有些急了,他说如今国家多虞、人心危惧,正是朝廷斟酌时宜、增减变通的时候,怎能不问利害,只依旧例而已?何况今日所赐,比过去要多出好几倍,群臣有所进献,怎能又说旧例没有?圣恩固然是要优厚,但群臣还有些有廉耻之心的,又有何面目安心收受?又州县鞭挞平民,逼取钱物,以救一时之急,不知乾兴年中何曾有此先例?由此可见,国家的虚实缓急,各时不同,怎能一味坚持旧制,而不加裁减?如今大丧以后,内外困穷,凡在位之臣,都应竭虑克己,以救其患。若受此非常之赐,恬然占有,毫不羞愧,低级官吏们会说:我们劳苦,却所得微薄;群臣安坐,却专享厚利。他们心里能不怨恨吗?老百姓也会说:我们剥皮抽髓缴纳的赋税,却浩浩荡荡,都进了群臣的家里,像泥沙一样毫不珍惜。他们心里能不愤怒吗?近者怨、远者怒,为国家打算的人,能不深思远虑吗?因此奏章区区,想要进献,不是说可以增国库之富,助用度之急,只想以此通达上下之情,慰抚远近之心,塞无尽之怨,解重敛之怒。伏望朝廷留心省察,知其为安危之本,不是臣在夸小廉、竞小忠。
  
   司马光还有没说出的意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何况朝臣?捐献完全是有良知的表现;赏赐会使让多人心理失衡,也会产生很多新的矛盾。
  
   可是,因固辞,卒不许,光乃以所得珠为谏院公使钱,以金遗其舅氏焉。”——司马光于是坚决不要,但终不获许,于是把所得的珠宝,充作谏院的公费,而把金银都给了舅家。司马光意思是说自己反正分毫不留。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