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三十章 还 乡  

2011-10-21 09:08:19|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章 还 乡

 

英宗治平二年(西元1065年)三月,司马光请假还乡,祭扫坟墓。

  

   出任谏官之初,司马光曾写过一首抒怀诗,寄给家乡的一位布衣朋友魏云夫:

  忝职谏垣,日负忧畏,缅思云夫处士老兄,萧然物外,何乐如之,因成浮槎诗寄献,以抒鄙怀

  秋水浮槎(木筏或者竹伐)客,

  漂如一叶轻。

  鸥群须仗信,

  鲸口几忘生。

  耿耿(明亮的样子)天津阔,

  滔滔海浪惊。

  何时还故土,

  怀糈(音许,祭神用的精米)问君平?

 

这位云夫处士老兄,姓魏,名闲,字云夫,世居陕州东郊,皇祐二年(西元1050年),仁宗皇帝赐号“清逸处士”,是个很有名的隐士。魏闲少喜作诗,学弹琴,不喜欢做官;家有旧产,谨守而治之,以此沛然自足,无衣食之累;不嗜酒,为人方正,但与人和睦,生活在乡里,不自我标榜;州县官员有时以礼相邀,魏闲也与之往来,但从不求他们办事,其政事得失,不听也不说,官员们因此皆爱重,无厌倦。司马光与魏闲可谓世交,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与魏闲的父亲魏野,相爱如兄弟。魏闲比司马光大三十九岁,所以司马光称魏闲为老兄。魏闲于嘉祐八年(西元1063年)八月去世,享年八十四岁。

  

司马光在诗里以漂泊河海的游子自况,说自己就像一枚浮叶,在鲸鱼的口中几乎忘掉了生,江河辽阔,海浪滔天,因此特别羡慕这位老兄的萧然物外、无牵无挂,同时非常怀念家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到时候一定叙谈叙谈。现在终于可以回来,可惜这位老兄早已不在人世。

 

当时魏闲的儿子魏樵请司马光作墓志铭,司马光为此写下《清逸处士魏君墓志铭》。这块墓志铭清光绪初年在山西省平陆县的关家窝村出土,现藏平陆县博物馆。由此我们知道,魏闲安葬的时间为熙宁二年(西元1069年)闰十一月庚申,是在去世六年以后了,不过那时候这种情况很正常。

  

   三月十五日夜,司马光就住在了魏闲的山庄,他有诗描述到当时的情景:

  三月十五日宿魏云夫山庄(二首)

  先生嫌俗宾,犹与故乡亲。

  不惜烟霞地,暂容缰锁身。

  林庐深有径,鸡犬四无邻。

  蔌蔌闇花落,苍苍古柏春。

  饭炊松粒细,盘采蕨芽新。

  静觉精神健,闲知气味真。

  谿(同溪)泉冷毛发,山翠湿衣巾。

  竹色消酲(音成,醉态)易,林声破梦频。

  客轮来去辙,驿路古今尘。

  明日空回首,白云应笑人。

  

  闻道山家门镇开,独驱瘦马出尘埃。

  白云明月先无约,何事今宵亦此来?

 

从第一首看,山庄似乎在一片林子的深处,独门独户,四边没有邻居,有花蔌蔌落下,古柏苍苍,吃的好像是米饭,菜是蕨菜。司马光的心情相当不错,因为寂静,他精神健朗,因为悠闲,饭菜口感极佳,泉水冷冽,山色青翠,竹色起了醒酒药的作用,夜晚常常被风掠过树林的声音惊醒。从第二首看,司马光这次是骑马还乡,不过马很瘦;那晚有云,但月色极好,当然,那是十五的月亮。

  

   然后,司马光登上了平陆(今山西省平陆县)北山:

登平陆北山回瞰陕城奉寄李八丈学士使君二十二韵

  汉家二千石(汉代官员的俸禄等级,借指汉代官员),体望向来尊。

  况复严徐客,从前益稷孙。

  公侯贵不绝,礼乐器长存。

  符竹临分陕,声光应列藩。

  亲闱先契重(三司同僚),子舍近交敦(滑州同幕)。

  柏垄(祖茔)依仁域,棠阴接故园。

  怀归聊露请,予告(准予休假)辱推恩(施恩惠于人)。

  荷祋(音对,古代兵器)烦疆候,停车下郡门。

  帷廧纷大馆,騶骑(音邹齐,帝王出行时的骑从)屈朱轓(音番,车)。

  不以黎苗(即黎民,百姓)待,还将臭味(音秀未,气味,喻同类)论。

  森罗牢礼重,灭裂俗仪烦(繁多)。

  霜霁威严息,春生笑语温。

  草微侵碧甃(音宙,井壁),尘不染华轩。

  日影摇云栋,风痕过玉樽。

  落尘歌迥出,激楚(音调高亢凄清)褏(同袖)双翻。

  雅戏象交局,珍肴熊荐蹯(音凡,脚掌。熊蹯,熊掌;荐。进献)。

  河梁(桥梁)俄(昂)首路,汾(汾河)曲访吹埙。

  举手辞双戟,腾装改北辕。

  鸟飞城树晓,雁泊野芜(音无,丛生的草)暄(温暖)。

  耿耿清标(指黄河)阔,涔涔(头昏脑胀的样子)宿酒昏。

  百蟠(音凡,虫名)萦阪道,数里豁川原。

  跋(翻山越岭)马风烟外,依稀鼓吹喧。

  

   这首诗相当长,正表明司马光与这个李八丈的情深谊厚。从诗中看,司马光与李八丈,在滑州时曾是同幕,在三司时曾是同僚,关系相当久远。现在,李八丈应是陕州的知州。司马光经过陕州,李八丈高规格地隆重接待了他,礼仪相当庄重,执行也极认真,不过,礼仪过后就谈笑风生了,司马光喝了不少的酒,李八丈陪他玩棋,可能还曾请他听戏,似乎还吃了熊掌,或者只是指菜肴的珍惜,挥手作别后,司马光过了黄河,他醉醺醺地走出数里,依稀仍能听到送别的音乐。

  

   我们都知道,山中的节气总是要晚一些,所以司马光可以错落地经过这个春季:

  陕城(陕州治所,在今三门峡市西北;东有中条山脉)桃李零落已尽,硖石山中今方盛开,马上口占

  西望飞花千树暗,

  东来芳蕊一番新。

  行人不惜泥途倦,

  喜见年光两处春。

  

不过是随口吟出,那个春天似乎重新在我们的眼前鲜艳起来。

  

上次请假还乡是在皇祐二年(西元1050年),光阴荏苒,现在已是治平二年(西元1065年),转眼十六年过去,司马光怆然写下:

  

皇祐二年谒告归乡里,至治平二年,方得再来,怆然感怀,诗以纪事

  十六载重归,

  顺途歌《式微》。

  青松敝庐在,

  白首故人稀。

  外饰服章(即章服,官员的礼服)改,

  流光颜貌非。

  巫咸(今瑶台山)旧山色,

  相见尚依依。

  

“式(发语词)微(天将黑),式微,胡不归?微(非、没有)君之故,胡为乎中露(露水中)?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我们都熟悉《诗经•式微》的这些句子,它们浸透了游子对故乡的无尽思念。十六年了,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什么都在变,不变的,只有巫咸山色。

  

这一次,司马光在家乡呆的时间很短,大约就十天左右吧。朝廷正在这里登记义勇,司马光再次看到家乡的不幸,他的内心一定非常复杂,可能相当无奈。临行,司马光写下:

  

  (嘉祐元年通判并州,因公事至绛,私归拜坟,不敢至夏县而去,于今十年矣。)

  十年一展墓,

  旬浃(十天)复东旋。

  岂负襁褓爱?

  横遭章绶(指官职)缠。

  更来知几日,

  遗恨恐终天。

  恸哭出松径,

  悲风为飒然。

  

从诗中看,司马光这么快离开,似乎是因为官职所系。也许,他那么匆忙地回京,是想设法改变那些不幸。

  至迟到英宗治平二年(西元1065年)的四月十九日,司马光已经回到京师汴梁,这一天,他向皇帝呈上了《言钱粮上殿劄子》

 

由这个劄子我们知道,司马光这次还乡的路上,也没有闲着,他顺便考察了沿路诸州的官仓。他说:臣近日蒙恩给假,至陕州祭扫,窃见沿路诸州的仓库钱粮,大都乏少,官吏和军人的料钱、月粮,都要陆续凑集,才能支给。窃料其余未到诸州,也多是如此。臣闻国无三年之蓄,就说国非其国,如今窘竭如此,而朝廷竟不以为忧,若不幸有水旱灾害,方圆数千里,加之边鄙有警,兴师动众,不知朝廷将如何应付?臣伏见陈(治今河南省淮阳县)、许(治今河南省许昌市)、颍(治今安徽省阜阳市)、亳(治今安徽省亳州市)等州,只因去年秋天一次水灾,就致骨肉相食,积尸遍野。这不是现任官吏的罪过,而是过去官吏的!为什么呢?过去丰稔之年,官吏只求偷安,不作长远打算,粟麦极贱,却不能储蓄,及至凶年荒岁,公私俱竭,上下困窘,怎么救济?今春幸而得雨,麦田有望,朝廷已将饥谨置之度外,不再考虑储备了,万一天下州县再有灾害,怎么会与陈、许、颍、亳的百姓不同?若饥谨相继,盗贼必起,怎能不早作打算?

  

 然后,司马光提出他的方案:伏望陛下于天下钱帛,常留圣心,特降诏书,凡文武臣僚,有熟知天下钱谷利弊,能使仓库充实,又不残民害物的,都允许上书自陈,陛下勿以其官职疏远,及文字鄙恶,一一略加鉴察,择理道稍优的,都赐召对,从容询问:当今食货俱乏,公私皆困,为什么会这样?如何经营,可使上下丰足?若所答无可取之处,则遣回而已。若有可取之处,就付诸实施,并记录姓名,置于左右。然后,选才干出众的,任为转运使、副使、判官,及三司使、副使、判官。每到年终,令三司合计在京府界及十八路的钱帛粮草,以现在的大数闻奏。与去年相比,若盈余稍多,即令核查,如另无奸巧欺诈,及不合理的赋敛而致盈余,当职之人,应适当褒奖,累经褒奖,即另加进用。若减耗稍多,即令责问,如另无大的灾害,及添屯军马而致减耗,当职之人,应适当责罚,累经责罚,即永久贬退。若确能如此,行之不懈,数年之后,可使天下仓皆有余粮,库皆有余财,虽有水旱灾害,及边鄙有警,皆不足忧了。

  

 从中我们可以读到,司马光在还乡的路上,都在想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