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寂寞

自己和自己说历史的地方

 
 
 

日志

 
 

司马光传——第三十三章 辞翰林学士  

2011-10-26 10:10:47|  分类: 司马光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三章 辞翰林学士

  

   治平四年(西元1067年)正月初八日,英宗驾崩于福宁殿。二十岁的太子赵顼即位,是为神宗。英宗刚刚晏驾的时候,急召太子,太子还没到,英宗的手突然又动了一下。曾公亮愕然,慌忙告诉韩琦,要他等一下,先别急着召太子。但韩琦拒绝了,说先帝要是再复活,就是太上皇了!

  

   英宗只活了三十五岁,英年早逝,在位的时间很短,只有三年多,可是为什么呢?有人认为问题出在仁宗的陵寝上。仁宗永昭陵的所在,地名叫“和儿原”,当时就有人说:“地名和儿原,非佳兆。”果然三年后,英宗就晏驾了。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吧,对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寻根问底,总会找到祖先的坟墓上去。

   先说神宗。神宗,英宗的长子,母亲宣仁圣烈皇后高氏。庆历八年(西元1048年)四月,生于濮王宫。(实际年龄十九岁不到。)八月,赐名仲鍼。嘉祐八年(西元1063年),侍英宗入居庆宁宫。英宗即位,授安州观察使,封光国公。五月,于东宫听授经籍。天性好学,终日勤苦,废寝忘食,英宗不得不经常派遣内侍,去制止他。侍讲王陶(下一章要说到他)进讲,神宗率弟弟赵颢拜之。九月,加授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淮阳郡王,改今名。治平元年(西元1064年)六月,进封颍王。治平三年(西元1066年)三月,娶前宰相向敏中的孙女为夫人。十二月壬寅,立为皇太子。 神宗此前的经历大致如此。

  

   闰三月二十六日,以龙图阁直学士兼侍讲司马光,为翰林学士。同时升任此职的还有龙图阁直学士、知蔡州(治今河南省汝南县)吕公著。

  

   司马光的这次升职,可能跟此前参知政事欧阳修的举荐有关。欧阳修当时上奏说:臣伏见龙图阁直学士司马光,德性淳正,学术通明,自列侍从,久司谏诤,谠言嘉话,著在两朝。自仁宗至和(西元1054——1055年)服药之后,群臣便以皇嗣为言,五六年间,未有定议。最后光敷陈激切,感动主听。仁宗豁然开悟,遂决不疑。由是先帝选自宗藩,入为皇子。曾未逾年,仁宗奄弃万国,先帝入承大统。盖以人心先定,故得天下帖然。今以圣继圣,遂传陛下。由是言之,光于国有功为不浅矣。而其识虑深远,性尤慎密。光既不自言,故人亦无知者。今虽侍从,日承眷待,而其忠国大节,隐而未彰。臣忝在政府,详知其事,不敢不奏。

  

   欧阳修主要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司马光德才兼备,任谏官时间既久,成绩也相当突出;二是司马光最后促使仁宗下定决心,把皇位传给了英宗,因此才会传到陛下你的手里。自己总结出来,就感觉特别枯燥,不像欧阳修说得那么讲究,毕竟是文学家嘛!而且欧阳修表达的意思是含蓄的,没这么直接,但神宗肯定能领会到这些内容。然后就很快有了这次提拔。

  

   我们前边已经看到,在“濮议”当中,司马光曾与欧阳修针锋相对,甚至称对方为奸邪,水火不容的样子,但事情过去以后,欧阳修又能诚心举荐,不遗余力。这当然是一种政治高度文明的表现。

  

   对于这次提拔,司马光又是什么态度呢?

  

   三天后的闰三月二十九日,司马光就上了《辞翰林学士第一状》

  

   右臣窃闻已降敕告在閤门,除臣翰林学士者。臣闻人臣之义,陈力就列,不能者止。臣自从仕以来,佩服斯言,不敢失坠。顷事仁宗皇帝,蒙恩除知制诰,臣以平生拙于文辞,不敢滥居其职,沥恳固辞,仁宗皇帝察其至诚,遂赐开许。今翰林学士比于知制诰,职任尤重,固非愚臣所能堪称,闻命震骇,无地自处。况臣于先皇帝时,以久宦京师,私门多故,累曾进状,乞知河中府,或襄、虢、晋、绛一州,后值国有大故,及所修《君臣事迹》,并未经奏御,以此未敢更上文字。日近方欲再有陈乞,不意忽叨如此恩命,臣虽顽鄙,粗能自知,非分之荣,必不敢受。伏望圣慈察臣非才,不堪此任,特赐哀矜,遂其微志,许以旧职知河中府,或襄、虢、晋、绛一州,若此数处未有阙,即乞于京西、陕西路,除一知州差遣。如此则上不累公朝之明,下不失私家之便,诚为大幸。干冒宸严,臣无任惶恐恳切之至。

  

   “陈力就列,不能者止”,用现代的白话来说就是,如果你自个觉得能够胜任,那就尽职尽责,努力把事情干好,如果自个觉得不行,那就干脆不干。这是司马光坚守的原则。以前本着这个原则,司马光辞掉了知制诰,这次翰林学士的任命,本着同样的原则,自然也不能接受。

  

   不久,司马光又上《辞免翰林学士第二状》 ,谈到翰林学士这个职位,他说“唐室以来,士人所重清要之职,无若翰林,自非天下英才,声称第一,详识典故,富有文章,虽欲冒居,岂厌众意?”就是说自唐代以来,清要的官职,知识分子最看重的,就是翰林学士了,要不是天下英才,声誉第一,详知典章,富有文采,即便他想冒居,又怎能服众?然后说到自己:“臣禀赋顽钝,百无所堪,在于属辞,尤为鄙拙,安敢强颜,辄为此职?人虽不言,能不内愧?”意思是说自己反应迟钝,百无一用,至于文章,尤其粗恶,怎敢强颜就职?就是别人不说,自己能不内心有愧?

  

   可是仍然不许。四月十三日,司马光再上《辞免翰林学士上殿劄子》 ,说臣不是不知道美官难得,诏旨难违,然而所以还要再三烦扰,实在因为人的材性,各有短长,人君当量能授官,人臣当尽职尽责,这样就无事荒废,上下合宜了。臣自幼以来,虽稍曾读书,但禀性愚钝,拙于文章,若使解经述史,或许略有所长,至于代言草诏,最为所短。如今若是贪图荣宠,妄居此职,万一朝廷有重大诏令,或者任命稍多,臣才思枯竭,必至搁笔;即便勉强草就,必定极为鄙恶,宣布四方,使共传笑,岂只彰显了微臣之丑,恐怕也是朝廷之耻。这就是臣所以宁犯谴怒,而不敢当清要之选的原因所在。陛下若察臣至诚,知非矫饰,特赐怜悯,收回成命,就是掩臣所短,全臣所长。况且臣自通判并州归来,居留京师十有余年,去年堂兄司马里过世,孤儿遗孀无人照管,臣曾多次奏乞先帝,于家乡近便处任官,也蒙恩准许,等修书略成规矩,就除外任。不久先帝驾崩,臣哀痛慌乱,没再提起,近日正要将所修《前汉纪》三十卷先后进呈,然后再行请求,不料忽然有此恩命,实在不是愚臣本心所愿,忧愁惶恐,不知如何。伏望圣慈依臣前奏,只以原职于晋州、绛州,或京西路、陕西路,除一知州差遣。

  

   与神宗皇帝的问答,可能就发生在这次上殿时——

  

   神宗对司马光:古代的君子,有的有学识但缺乏文采,有的有文采但缺乏学识,只有董仲舒和扬雄两人,兼而有之。卿既有文采,又有学识,还推辞什么?

  

   司马光答:臣不能作骈文。

  

   神宗说:那就像两汉那样制诏好了!

  

   司马光:本朝无此先例。

  

   神宗问:卿能举进士取高等,却说不能作骈文,为什么?

  

   司马光疾步出殿,皇帝派内侍追到閤门,硬要司马光接受敕告。司马光下拜,但不接受。内侍催司马光入谢(接受任命后,向皇帝表示感谢),说圣上正坐那儿等着先生呢!司马光进至廷中,仍然坚辞。神宗让把敕告塞到司马光怀里。司马光不得已,才勉强接受。

  

   后来有一天,神宗问王陶:吕公著、司马光任翰林学士,合适不合适?”王陶答:两个人臣都曾有举荐啊!这样用人,还愁治理不好天下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